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鬼白】夢

注意:

1.第一次用LOFTER的傢伙深深覺得什麼功能都不會用的自己應該去切腹。

2.上面一點都不像要注意的,反倒下面才是。((咦

3.有些引用在文內可能會改變原來的意思,可以接受的請進。



《夢》

 

 

00.

 

  物換星移,日月更替,四季又在恍惚之間輪替,世事的無常變幻,彷如過眼雲煙。

  過去上一個百年,迎來下一個百年,花開花落,滄海桑田,那雙墨色看遍變化萬千的人間,然後又是漫長而短暫的年歲,捧起手,也留不住似水般地流逝於指尖。

  難以忍受的孤寂伴隨身邊。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舉起酒杯對著無語的圓月,笑開的是那一對埋藏寂寞的雙眼,飲盡瓊漿玉液,又在杯內添滿濃烈的憂情愁意。

 

  繼續等待下個夢醒。

 

 

01.

 

  東方的晨陽緩緩而升,柔和的光線灑落在尚在沉睡的桃色花樹上,剎那一陣風兒踏著輕快的步伐捲起枝椏,驚醒桃樹,整片桃林嚇得趕緊揮灑花瓣,桃花紛飛。

  迷路的落瓣飄進半掩的窗,像是瞧見趴在桌上熟睡的人,便孩子般頑皮的湊近對方,撫過髮絲,撫過眼角旁的紅色月牙,停留在蜷縮著的臂膀,盼望著那雙眼投射下來的目光。

  一聲不滿足的咕噥,緩慢睜開的黑眸還殘留著矇矓的睡意,待睏倦感漸趨消散,才撐起身走向半闔的窗牖將之推開,迎接晨間的徐徐涼風與桃源鄉的暖陽。

 

  夢醒時分。

 

  在溫煦的陽光照射下,紅結上的翠色玉珠閃閃發亮。

 

 

  極樂滿月內充溢著中藥的溫和香味。

  白澤換上無瑕的白長袍,女式繫法的白色頭巾遮住後腦杓的烏黑頭髮,綁著一枚銅錢的中國結耳飾垂掛在肩。

  秤重採來的草藥,依照份量和效用煎煮藥材,最後包裝調製好的漢方——而右耳的耳墜總是隨著他每個忙碌動作搖晃,在空中劃出看不見的弧度。

 

  店外有些動靜,開門的聲音讓白澤轉過身望向回來的人。

  「白澤大人,我把仙桃摘回來了。」

  「辛苦囉、桃太郎君。」瞇起勾人的丹鳳眼,白澤嘴角上揚,露出的笑容絢爛萬分。

 

 

02.

 

  溫潤的藥材味兒裡潛藏著沁人心脾的淡雅茶香,沖泡後的茶水由茶壺注入瓷杯內,杯中的茶水色澤碧綠,杯底清澈可見,它的芬芳清香莫不讓人放下繁雜忙碌之感,不自覺湧上悠然自適之意。

  「請用茶(チン ヨン チャ)。」

  「謝、謝謝……」聽著白澤道出他半懵半懂的語言,桃太郎接過茶杯,撲鼻而來的清香讓人迫不急待品嚐,入口後是鮮美甘醇的滋味,回味無窮。

 

  很快地,杯內已然見底,桃太郎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眼巴巴地盯著空無他物的杯底。

  深知桃太郎的客氣,白澤擺擺手,示意對方別那麼拘束,同時也將茶壺推過去後便笑而不語地喝起茶來。

 

  桃太郎覺得白澤做任何事時總會帶著屬於白澤特有的優雅,不管有意識或無意識,或者稀鬆平常、養就成習慣的小事——何況是現在喝茶的舉止都有桃太郎他說不出的高雅在。

  然而,能使象徵祥瑞的神獸亂了分寸、失了禮數,就只有來自地獄的輔佐官大人。

  看著面前的人手一抖,杯內灑出茶水幾滴,剛喝進的茶全嗆到氣管,想說話反倒卻咳得愈發劇烈,無法好好組織語句的樣子頗為滑稽,桃太郎無奈的拍拍上司的背幫忙舒緩。

  「鬼灯大人最近沒來光顧呢。」他只不過是提了句話而已。

 

 

  鬼神鬼灯,閻羅王手下的第二代第一輔佐官。

  與一身白的白澤相反,鬼灯總是身穿一襲黑的日式和服,除此之外個性也截然不同,儘管兩張臉長得幾分相似。

 

  鬼灯不苟言笑,相較於白澤不吝嗇展露笑容這點,便顯得有些不近人情,不變的冷酷表情更是猜不透鬼神大人的喜怒哀樂,不過工作講求效率、處事果斷確實以及態度嚴謹讓他深得敬佩。

  在白澤看來卻只是擁有拷問成癮中毒症狀的工作狂。

  「也罷,耳根子清靜,況且不必再為踹壞的門板煩惱,高興都來不及。」語末,白澤嚷嚷著要桃太郎趕緊去送貨,便把壺內剩下的茶喝完。

 

  「一放涼果真就失了味啊……」

  沒所想的無窮回甘,盡是苦澀的久久未散。

 

 

03.

 

  憶起上旬,那時的桃花初綻,不如現下開得正盛,些許業已結實纍纍。

  而那晚的夜月明星稀,缺了繁星妝點的天空只剩月亮孤高依舊。

 

  理應待在極樂滿月做最後的收拾工作的白澤,因為突如其來的慾念讓他二話不說把店扔給桃太郎看顧後,便自個兒出來遛躂,逛逛桃源鄉夜晚燈火通明的市集,說是義正詞嚴的偷懶,說是名正言順的偷閒也對,興致一來,任誰也擋不著。

  店家的屋簷下掛上燈籠,裡頭的蠟燭正在燃燒,為街道帶了些光亮,也添了些熱鬧的氛圍。

 

  白澤向攤販要了支冰糖葫蘆,付了帳,眼前的繁華景致忽然變得喧鬧,提不起勁的他不帶流連的走向對邊街道,望著沿岸河堤旁的桃花,信步在石磚步道中央,貪圖那分吵雜中的一絲寧靜。

  「真是狹路相逢啊,白豚。」

  仇人相遇,避之唯恐不及,毋須怪罪冤家路窄,只怪命運太捉弄人,好運消耗殆盡,讓他選條路走也像是抽到下下籤般不幸。

 

  「彼此彼此,你這惡鬼。」

  他狠狠咬下串在竹籤子上的山楂,嘴角還沾了些許晶瑩剔透的糖稀碎片。

 

  今夜的閑靜遙不可及。

 

 

  白澤往左跨一步,鬼灯便向左跨一步;他往右移動,對方也向右移動。

 

  前進未果,白澤拾回笑顏,胸中無名火燒得正旺,即使嘴邊沒什麼抱怨,怕是心裡不甚滋味,他強壓下憤怒,說道:「小哥你似乎擋到我的去路了,能否給個過呢?。」

  「此路非您開,此樹非您栽,若要強行過,留下買路財。」

 

  「死拿錢啊!」

  「就是死了才能拿。」

  語末,他們相互瞪視,展開一場無言的對峙,看誰先投降,看誰先退出,拚個你死我活,總要尋個勝負。

 

  「罷了罷了,這次讓你,請過吧!」不過須臾,白澤決定讓步,半舉雙手,自動退開到一旁,給鬼灯空出條路。

  但鬼灯反而不為所動,那雙猶如蛇的三白眼卻是緊盯白澤不放,盯得白澤快嚇出冷汗,才聽到低低一聲:

  「喂,吃的是什麼。」

 

  萬萬想不到對方會對自己手上的食品感興趣,他訝異地眨眨眼,並將手中的葫蘆串移到鬼灯面前,「糖葫蘆啊……怎麼,對這有興趣?」

  望對方頷首,白澤便啟口,道:

  「冰糖葫蘆為冬令佳品,酸甜香脆的口感不僅讓現世的人們所鍾愛,而山楂單單不止作為果子食用,消食積,散淤血,驅絛蟲,止痢疾,還具降血脂、降低膽固醇等藥用功效,這點也是十分深受眾人青睞。」

  「依您所言,這時節並非最佳享用時期。」

 

  「哎呀,任何事不一定都要講求時節,有時候自然而然想做,就做了——至少這山楂串挺懷念便是。」

  「這話怎麼說?」

  聞言,他便向鬼灯娓娓道來的解釋。

  「知道嗎?在中國南宋,宋光宗所寵愛的黃貴妃病得嚴重,竟茶飯不思,甚至連御醫開的帖都沒起到效果,皇帝眼看愛妃日益消瘦,隨即張貼告示求醫。」

 

  瞧見鬼灯表示知悉的點頭後,白澤則接續說:「因此,我便親自進宮診脈,告知山楂與紅糖煎熬的配方有助於病情痊癒,不過當時沒想到會以冰糖葫蘆傳入民間就是了。」

  「嘖,結果還不是因為女人。」

  「是念在愛妻心切,請不要侮蔑我的人格,謝謝。」

 

  睥睨鬼灯一眼,白澤決心無視對方,剛要咬下嚐到只剩半粒的紅果,不料衣領被巨大的力道向後提,天旋地轉,他還未從脖頸被勒住的痛覺中反應過來,迎面而來的卻是放大的冷峻臉孔——以及腦袋裡大片的空白。

  被鬼的獠牙所劃傷的嘴唇,還殘留著些紅糖的甜味兒,但不過頃刻,取而代之的是那絲絲的鐵鏽味混雜著無法道盡的苦楚之苦、悲酸之澀……

  然後……並無然後。

 

 

04.

 

  此刻的時間是晚了,極樂滿月也以歇店休息,只留下一盞燈照著下方過於慘白的面容。

  白澤懷抱著雙腳縮在椅子上,自那日以後,腦海無不是當時的畫面在反覆回想,獨自千萬年也未曾有過的沉悶正一發不可收拾的越趨強烈,前所未有的心情油然而生,襲捲心口。

  ——像石子拋進水中激起漣漪般,毫不平靜,動搖萬分。

 

  雙腳悄悄著地,深怕吵醒已熟睡的徒弟,他躡手躡腳地從櫃檯底下搬出一甕陳年酒釀,開蓋後是濃郁的桃果香與濃烈的酒香撲鼻而來。

  白澤取出挹酒之器的斗子,舀了幾瓢盛裝在繪有點點落英的白瓷壺內,而後另在把酒添滿瓷杯,獨飲。

 

  「……咳、咳!」飲盡再添,添完再飲,喝酒之快,卻不小心嗆得他眼角掛起了淚滴。

  而不擅飲酒的他不過幾杯便湧上醉意,烈性的桃酒流經喉嚨一路到胃部,惹得胃潰瘍的毛病又犯,白澤捂著肚子,胃部燒灼似火,恰似身負凌遲之痛。

 

  疼痛令意識清醒,轉眼間又變得恍恍惚惚。

  頰邊感受到模糊的冰涼,醉茫的他盯著眼前那熟悉的黑,有些疑惑的歪頭,但他最終莞爾一笑。

 

 

  是真是假,亦虛亦實。

  然,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想必是分不清夢境和現實,才會與現實裡朝思暮想的人在夢中相見。

 

  「吶,鬼灯……」他伸手,抓住那黑色的衣襟,藉著施力撐起無力的身軀,湊近耳邊,低語呢喃。

  思念繾綣,夢裡的吻足以令他依偎而纏綿……

 

  ……僅在似夢非夢之間。


END.


雖說是第一篇的鬼白同人,希望沒有OOC之類的。

另外有後續什麼的我會說嗎而且是輔佐官大人的視角(ry

评论(18)
热度(11)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