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鬼白】鬼白風格九宮格寫手版

注意:

1.那個鬼白風格九宮格。

2.說好不更新的,勾咩、我食言了Orz

3.某個很有發展成長篇的潛力。


《鬼白風格九宮格寫手版》

 


【自己原有的風格】

 

  神明將對眾生萬物之情視作無端,無來由,沒源頭,作為對世間的平等博愛,不因任何單獨個體產生不該存在之情感,便乾脆無施捨無給予的觀看一切。

  然,有誰曾想過,存在於正面之後的背光處,會是什麼?

  「知道嗎?快樂、歡笑、幸福、愛,還有希望……全都沒有。」所踏之地無一不留下灼眼的腥紅之色,受圍繞的瘴氣影響而半獸化的獸角戳破頭巾,殘破的白布飛揚而去,露出額上的天眼留下鮮血,「有的,卻是愴悢、哭泣、悲苦與恨和……絕望。」

 

  「神不可能自殺,不可能拋下那些過多的期望,但壓抑的負面思緒終會潰堤……吶,你能體會嗎?」

  「別逕自在那自說自話,白豚。」

 

  鬼灯擦去嘴角的血,雙眼注視著那張掛著歪斜笑容的臉,混濁的雙目卻不斷溢出淚水。

  「——這就讓您解脫。」

 

 

【暗黑哥特風】

※沒歌德,大概偏日式。

 

  漆黑的房間內,燭燈藤黃的昏暗光芒透過屏風描繪出兩幢媚茶色的影子,布料摩擦榻榻米而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筆尖沾上紅緋色的胭脂,小心翼翼的勾出唇線,拇指輕輕撫過唇上的顏料,推出紅色暈染。

 

  將繡著以金線勾勒的錦燈籠的白橡袋帶打上華麗的立矢結,撫平濡羽大振袖的皺褶,指尖觸摸著綻放在黑夜裡的曼珠沙華刺繡,抬眼望向始終低垂著頭的人。

  雙手托捧起臉,看清了被瀏海遮蓋住的半闔黑眸,狹長的睫毛彎啊彎兒的,透露出點兒妖豔。

 

  「喔呀喔呀,下回可別再弄亂您身上的裝束,白澤先生。」

  很是滿意的看著被裝飾得宛如人形的成果。

 

 

【古風】

※文言文必須死。

 

  「為君舞一曲,何如?」白澤笑云。

  鬼灯釋書頓首,思後矣對曰:「然無絲竹管絃,為之奈何?」

  手執一塤向鬼灯拋之,白澤又笑云:「雖惟此塤,然亦足矣。」

  「奏之我?」

  「便是。」

 

  見白澤不再多云,鬼灯因拾塤以示之,得默應,則始奏樂。

  後鳥鳴聲欲出,白澤聞始漸中音,便入舞,半腳尖立,以腰為軸,輾轉環動,身傾斜,提手逢開,移手逢合,剛柔並濟。

  曲急,則舞隨之,須臾,曲聲緩渺然,曲終,獨萬物響之。

 

  一派和諧。

 

 

【酷炫狂霸拽】

※請允許我PASS。

 

 

【傻白甜】

 

  「白澤學長。」

  聞言,白澤轉過頭,口氣頗有些不悅,「……你在這裡做什麼?」

  「來恭喜學長您畢業罷了。」鬼灯照實回答。

  「最好只是這樣!快說、鬼灯你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請學長給我您最靠近心口的鈕釦。」

 

  「……哈?你?向我要鈕釦?」閃過一絲訝異,但隨即又沉澱回歸平靜,白澤再次啟口:「我知道了——是偷偷暗戀我的女同學找你的吧!學妹還真是羞澀呢、當面向我要的話不管幾顆都沒關……等等為什麼要突然靠近、唔!」

  鬼灯堵上白澤喋喋不休的嘴,靈活敲開毫無防備的貝齒,直到吻到對方缺氧而雙頰泛紅,才放開那人的衣領,一併趁機奪走從上數來的第二顆鈕釦。

  「鈕釦,我收下了。」

 

  「鬼灯、你!」留下一人不知所以地佇立在原地,臉頰更是通紅幾分。

 

 

【QQ空間體】

※請允許我換成DuRaRaRa!的距離秒數倒數體。

 

  距離鬼灯看見在搭訕的白澤,還有五秒

  距離白澤發現鬼灯的靠近而陷入恐慌,還有十秒

  距離鬼灯丟出狼牙棒,還有十五秒

  距離白澤躲過攻擊而顯得洋洋得意,還有二十秒

  距離他們打起架來,還有二十五秒

 

  ……

 

  距離鬼灯決定轉生之後,還有三百一十億五千三百六十萬秒

  距離白澤獨自活過五百年,還有超過三百一十億五千三百六十萬秒

 

  距離白澤與加加知相遇,還有——

  距離兩人再次相愛,還有——

 

 

【一看就棄治的風格】

※對我而言很棄治了Orz

 

  「淨琉璃鏡最細能看到什麼程度?」

  「透視您白大褂下的內褲顏色。」

  「滾。」

 

 

【模仿下喜歡的寫手太太的風格】

※向醉琉璃大大致敬!《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高而修長的人拔開腳步,在空無一人的學校走廊上奔跑——不,走廊也不能說是空無一人。

  ——那人身後的一段距離,一個漆黑的身影正在追著他,掛著歪斜的笑容,以及一雙彷彿要滲出血的腥紅色眼睛。

  人類心中產生一切由慾望、渴望、願望編織而成的慾線,當所有慾念到達頂點時,將招來不祥之物所吞噬,而那不祥之物,名為『瘴』。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瘴傳出淒厲地咆嘯聲,緊緊死追著前方的人,「為什麼她不肯接受?明明我是那麼地好、甚至足夠成為她的男友……為什麼會是你!為什麼她選擇的是你!」

 

  與瘴的追逐戰還在延續,他拐過一個彎,赫然發現面前卻是條死路,趕緊轉過身重新邁開步伐,沒想到眼前是大片的黑影籠罩著他。

  「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乖乖給我消失!然後我會頂替你!成為她的一切!」

  他無處可逃,但他的臉上卻沒顯現出一絲驚慌,或是任何對瘴所表現的恐懼。

  此時他面對著瘴愈加靠近的龐大身軀,他只是扯開笑容,說道:「還真是好笑呢,我說啊——你有什麼資格?你溫柔嗎?你體貼嗎?通通沒有,不過就是家境雄厚了點,但這又有何關係呢?」

  一個停頓,他又補上一句,「說到底,對女孩子只徒有虛榮心的你,才是最不配被她喜歡上的!」

  「啊啊啊啊啊啊——不可原諒!」

 

  眼看逼近他的黑色利爪不到幾公分的距離便能撕裂他的身體,但這樣的結果卻沒有發生,他依舊噙著笑容,似是嘲諷地注視著被什麼給阻止的瘴,完全不去在意硬生生停在胸前的爪子。

  「真慢呢、加加知。」他的目光迎向前方和自己身著同樣校服的人,踏著輕快的步子來到對方旁邊。

  「學長您才是,盡專給我找麻煩。」來者留著一頭俐落的黑髮,如蛇眼般的狹長的眼睛給人宛如真面臨著毒蛇盯著自己的寒慄之感,加加知清秀的臉上有半邊爬滿紅色的花紋正隱隱發亮著——他手持著一把刀面繪有與臉上相似的奇異紅紋的武士刀,架在方才欲攻擊身邊的人的爪子上。

  那是神紋,神使的證明,而神使是神明在人間的使者,與神締結契約,獲得部分神力,代替神消滅在人間橫行作惡的妖怪。

 

  「哎呀,有什麼辦法呢?我這也不過是幫助可愛的小學妹啊。」

  「所以您就理所當然地當了學妹的男友,還一不作、二不休的作為瘴的人形標靶,在我差點來不及設結界的校園裡奔跑?」加加知白了一眼一旁的人,「白澤學長……不,上古的神獸大人,真後悔我是您的神使,您捅得簍子我還得負責作事後清理。」

  「哼,契約既然生效一律概不退回!收你作神使分明是你的榮幸!還不感激感激!」勾人的桃花眼微慍,不久消逝殆盡,隨即又染上笑意,白澤手一揮,白色的光芒圈圈圍繞在他的身邊,那雙黑眸的眼尾浮現紅色的月牙,蓋住額頭的瀏海掀起出現一隻紅色天眼。

  頭頂多了一雙角,外加裝飾的花朵與飾品,而原先的校服成了一身充滿春天氣息的古風服飾,右耳的普通耳環也轉變成繫著銅錢的中國結耳墜。

 

  「那麼、該是狩獵瘴的時刻……準備好了嗎?加加知。」

  「您可別輕易死掉就好,不然我會很困擾的。」

 

 

【接近原作風】

 

  「那兩位大人又打起來了嗎……」桃太郎汗顏。


END.


醉琉璃大大啊啊啊啊!!!((別理我

總之、先這樣,不多作說明了!有問題自己提OAO//

评论
热度(6)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