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楔子+第一章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希望能在十章內完結Orz

《未央》

 

 

楔子

 

  他在眺望。

  佇立在高處的他,從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裡,搜尋著某個人。

  然而,隨著時間漸漸流逝,他原先熾熱的心似乎也漸趨冰冷,心繫的那人也已然尋不著……

 

  但,他依舊還是在眺望,試圖在那人海之中——找到願意讓他尋找的人。

 

 

第一章

 

  高中開學第十天,加加知的神經此時繃得死緊。他的目光緊緊盯住每一個人,眼神凌厲,就像是要把人給看出個洞似的,避免看漏任何一位違規者。

  是的,加加知是糾察隊的成員,剛入學的高中一年級生。

  而今天,身為一年級新血的他,開始跟著高二學長姊一同監督著每位學生的上下學是否違反服儀與校規。

 

  掃過幾個勉強合格或是遊走在邊緣的學生,加加知著實覺得學校管得其實挺鬆,甚至太過於人性,卻依然有學生不嫌麻煩的挑戰學校權威。

  嘆了口氣,他走向明顯制服混搭的高二學長,雖沒有髮禁,但那頭染著金色的頭髮卻是十分招搖顯眼。

 

  「這位同學,根據校規三十二條的服儀不合格外,加上校規三十條攜帶違禁品,請在這裡登記班級跟學號。」

  「哈?服儀就算了,憑什麼指認我帶違禁品?」

  加加知抬起如蛇的眼睛,食指指了指對方的制服褲,面無表情的說:「您口袋裡的香菸沒藏好。」

  金髮的學長頓時被堵得說不出話,而周圍進入校內的學生見此景無不是笑出聲便是隱忍著笑意,或是相互交頭接耳小聲議論,嘲笑的話語更讓那位學長無地自容,只好搶過加加知手上的登記板,快速的留下班級學號後便快步離開校門口。

 

  很快地,早自習鐘聲一響,登記完幾個姍姍來遲的學生後,幾位糾察隊的學長姊們便湊過來和加加知有一話沒一話的閒談著。

  「第一天上任就幹得不錯嘛,學弟。」

  「多虧有了學長的指導。」

  「謙虛什麼啊、今年的學弟也太可愛了吧?」

 

  「學姊,可愛這個詞用在男生身上頗有不妥……」

  「居然皺眉了!明明表情壓根沒變!」

  「妳就別鬧學弟了,讓人家困擾到時候誰還來應徵糾察隊啊……」

  歷經短暫的插曲,加加知拿下別在制服左手邊上、寫著『糾察』兩個紅字的臂章,提起學生包趕緊回教室準備第一節國文課的課前預習。

 

  加加知爬上樓梯來到二樓,正當他步伐快且安靜的經過學務處時,一旁的門剛好打開,他短短瞥過一眼便匆匆忙忙地離去,所以他沒有瞧見身後那人和他身穿相同的白色制服上衣、黑色制服長褲,暖和的天氣裡卻穿著長袖毛衣,但不是男學生的規定款式,而是女學生的米色毛衣。

 

  當然,加加知也一概不曉得——那張臉與自己的長相有多麼地相似。

 

 

  「加加知同學,這是剛剛在早自習你不在時發下的校務須知單。」

  「班長,謝謝。」加加知接過遞來的單子,禮貌地答謝。

  「叫我阿香就可以了,如果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向我詢問,隨時歡迎。」

  「嗯,我知道了。」

  加加知望著青髮少女笑著走出教室和外頭隔壁班的兩位女學生聊天,他才開始閱讀單子上的字字句句。

  在看到其中一條關於社團活動的通知時,加加知才想起他錯過了社團申請的時間,不過他倒是確定學校還是對那些忘記網路選填的學生們安排到人數不足的社團內,而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是其中一員,只好無奈地將剩下的注意事項看仔細,避免日後又發生這種窘境。

 

  結束上午的課,而後下午的課程也跟著展開,午休班長集合完的阿香將社團通知發下來給全班傳閱,加加知看著傳到自己手上的白紙,迅速地瀏覽排序下來的座號,隨後視線全聚集在某一欄上——

  ——養生研究社?那是什麼?為什麼規定放學後也要留下來?

  顧不得心裡的疑問,更讓加加知訝異的是原以為這個班級只有自己,沒想到還有一個人也是這個社團。

  「加加知同學是養生研究社嗎?那麼放學後我們可以一起去二年六班的教室呢。」

  聽聞聲音從頭上傳來,加加知抬起頭,黑眸迎面對上那雙淡黃色的眼睛。

  「……莫非,阿香也是?」

  「是呢。」阿香輕笑道,笑聲如鈴噹般清脆悅耳。

 

  下午四點五十分的鐘聲響起,別上臂章的加加知欲準備放學後的巡邏工作,正要起身時卻看見阿香站在自己旁邊,而他卻沒有注意到。

  ——什麼時候……

  發現加加知詫異的表情,阿香清秀的臉蛋不自覺帶上歉意,她說:「加加知同學,很抱歉嚇到你,我只是想說與其在教室等你不如跟你一起走,到時候在順道去二年級的樓層也比較方便……你還好嗎?」

  「……沒事,走吧。」加加知頓了頓,揹起學生包,轉頭回應阿香。

 

  學校的走廊此時安靜得過分,大部分的學生在放學後便早早收拾書包踏上了歸途,不是各處室還在辦公的主任老師們,就是因特殊原因而留在校內的學生,不然基本上校園是不會有學生留下來逗留的。

  為避免學生們非理由而在校內遊蕩,糾察隊便擔負起巡邏的責任,一方面是怕有學生因此違反校規,另方面則是為了學生們的安全著想。

  加加知停在一年級樓層最為偏僻的男廁前,從廁所傳來的淡淡菸味讓他微微蹙起眉頭。

  他要阿香先去社團教室等他,自己則是進入男廁,映入眼簾的是今早的金髮學長。

 

  「……又是你。」對於加加知的闖入,那名學長倒是顯得不疾不徐,又抽了一口菸,「學弟,來這裡做什麼?」

  「第一,此時間不許學生在校逗留,還請學長您盡早回去;第二,違反校規抽菸,可能要請學長您的操行成績添上一筆不良紀錄。」

  「喂喂、我說學弟你——會不會太囂張了?」

  好似早料到對方會有此反應,加加知只是嘆氣,然而當他對上對方的視線,如蛇般狹長的眼睛卻透露出冷厲。

  「學長才是,這副樣子怎能給後輩當作典範呢?與其討價還價、打死不承認錯誤,不如坦然認錯還顯得坦蕩些。」

 

  語末,見那位金髮的學長突然沉默不語,之後發出低低的詭異笑聲,加加知立刻察覺不對,隨即警戒似的直盯著對方。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說教,擺出一副自以為是的姿態,你以為你是誰了?學弟——你以為你是誰了!

  加加知愣望著對方扭曲的一張臉,面貌像是龜裂般崩毀,從裂縫中冒出的黑暗把人包圍,成了一個全黑的巨大身影,然後是一雙彷彿要滴出血來的腥紅色眼睛,正死死瞪著他。

  在那個還能稱之為『人』的人做出行動之前,下一秒加加知立即奪門而出。

 

  靜謐的校園內奔馳的腳步聲在迴盪,被刻意放大的心跳聲撞擊著加加知的耳膜,轉角過後是條死路讓加加知硬生生停下,不待思考便轉而回過身,他有些驚險地繞過那個漆黑的大型怪物,躲進距離他最近的教室裡。

  「出來!出來!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漆黑的怪物不停衝撞教室門,一併發出震耳欲聾的尖銳怒吼。

  最終教室門還是毀在怪物手上,聽聞門被撞毀的聲響,加加知不禁咋舌,不加思索地朝著教室後門逃離——

 

  「唔。」

  「痛!」

  加加知萬萬沒想到會迎頭撞上他人,眼角餘光瞥見被撞倒在地的學生一手摀著頭呻吟著,他還來不及為自己的莽撞表示歉意,上面突如其來的陰影使他想起背後逐漸逼近的危險,深知無法逃開,加加知果斷推開那名學生。

 

  隨之而來的窒息感伴隨著寒意與對死亡的恐懼,耳邊還是那句句刺耳的咆哮聲,不斷跳針般的重複相同的話語,「抓到了抓到了抓到了——抓到你了!

  「哈哈哈哈!活該!去死吧!

  眼看視線漸趨模糊,意識也漸趨不清,他索性閉上眼,迎接死亡的到來……

  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他還活著。

  腦袋充斥著疑慮,加加知大口喘著氣,平緩著呼吸,他有些艱難的睜開眼,他發現原本禁錮住自己的手掌化成黑色碎片散落一地,而他也同時發覺方才的學生此時此刻卻站在自己面前,好似無所畏懼那漆黑之物。

 

  那人身穿和加加知相同的制服,身上不合時節的毛衣卻是女學生的款式,而在定睛一看,那人面貌姣好,眼角上勾的丹鳳眼透著一絲慵懶,倒也合適。

  「我才想說怎麼有股不祥之氣,誰知道過來一看就被衝動的小鬼給撞個徹底,更重要的——還真讓我碰上了啊。」

  ——才不是小鬼。

  加加知原本想反駁,可之後的畫面卻讓他把話全吞回了喉嚨。

 

  突然白光乍現,溫和的潔白光芒圈圈圍繞著前方之人的身軀,那人的頭頂上多了雙獸角,牡丹花及陪襯的細緻飾品裝飾著墨色短髮,右耳的銀色耳環成了繫著銅錢的中國結耳墜,制服則換成一身春天氣息的古風衣裳,白皙的左手腕上是酡紅色的玉珠。

  「是誰?有討厭的氣味!討厭的、神的氣味!你到底是誰!

  眼尾浮現出紅色月牙,瞇細的眼眸帶著笑意,那人勾起唇,拾起笑靨,滾邊的袖子飄揚著。

  「……吾乃白澤,為上古之神獸。」

 

TBC.

充滿OOC及性格走調的第一章Orz

嗚嗚阿香好難寫喔QQ((哭了

標題我的痛QQ

沒有標楷體能選只能粗體不開心QQ((居然

我錯了、不該直接敲在word上的,應該先手寫才對Orz

各種悲劇各種渣我這就去反省所以更新別提了真的一秒哭給你看喔QAQ//

评论
热度(15)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