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二章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稍微更改了醉琉璃大大的原作設定。


《未央》

 

 

第二章

 

  「……吾乃白澤,為上古之神獸。」

 

  ——上古神獸……白澤……

  加加知望著面前的神,一時之間還無法釐清方才與現在發生在眼前的事情,直到前方的聲音讓他驀然回神,拉回思緒——

  「小鬼,現下可不是你發呆的時候。」白澤伸出手,掌心對著漆黑的怪物,剎那間發著白光的藤蔓鑽出地板,纏繞住那巨大的身軀,而後收緊力道,怪物因而放出痛苦的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

 

  「聽著,我沒法擊敗它,憑我的神力最多也只能用來拖延。」那雙桃花眼始終沒有看向加加知,雙眼專注在前方的怪物身上,「所以,由你來選擇……看你是要放任這傢伙為所欲為,抑是擁有能斬殺它們,斬殺『瘴』的力量。」

  「要怎麼做。」加加知移動到白澤旁邊,詢問道。

 

  「說『我願意』,對我表達真心以締結靈魂契約,就能獲得我部分的神力,成為神使——混帳!你那什麼嫌惡的眼神!你以為我真想聽個雄性生物對我說這種話嘛!現在可不允許你這小鬼拖拖拉拉的!要就快點!」

  眼看藤蔓的束縛就要撐不住,加加知這才作出回答,「……我,願意與您締結契約,成為神使。」

  語畢,全身漆黑、睜著一雙腥紅色眼睛的怪物也同時掙脫束縛,它舉起手,利爪向著兩人揮去。

 

  這時,白澤的身邊再次散發出白色光芒,四周吹起強勁的氣流,撩起了白澤的瀏海,露出額頭上的天眼,白澤扯出笑,說:「雖然那斷句聽起來很令人火大,不過——小鬼,我姑且接受了!」

  隨即白光漸漸收斂,待光亮消失後,一把刀面附有紅色花紋,又如同字一樣的圖騰烙在上頭的武士刀架在那剛才襲來的爪子上。

  將那把武士刀握在掌中的人,右臉爬滿紅紋,從眼下延伸到側臉,由上勾勒到眼角邊。

  「不是小鬼……我的名字是加加知,請您記住了。」

  他使力推開那醜陋的爪子,然後下一秒,加加知便整個人消失無蹤。

 

 

  「在哪裡!在哪裡!那個討人厭的、該死的人在哪裡!」鎖定的目標失去蹤影,瘴不斷轉著它那似血的腥紅大眼尋找著加加知,龐大的身軀也一併動作,導致周遭地毀損更為嚴重。

  「哎呀、不能讓你這麼胡亂下去,不然到時候那些桌椅、窗戶誰賠啊?」輕巧的躲過掃過來的手臂,白澤摘下頭頂上的一朵牡丹,向上拋出。

  奇異的是花朵沒有遵循地心引力墜落,相反地反而停駐在空中,接著各個花瓣飛往建築物四處,圍出了大型空間,空間裡的物品仿若重疊一般,產生疊影,但很快又恢復平常,就好像剛剛什麼也沒發生過。

 

  「在結界建好的空間內破壞的物品都不會影響到現實,你可以專心對付瘴,加加知。」

  「明白。」聲音從瘴的上方落下,加加知反手握住刀柄,刀尖朝下瞄準著瘴。

  當瘴發現加加知時,早已不及阻止已然向下直直墜落的攻擊,它正面迎上重擊,由神器所引起的強烈痛楚如同烙印般,燒灼的傷口傳出滋滋聲響,以及燒焦的臭味撲鼻而來。

  大片大片黑色的區塊崩潰而下,最後黑色化為細沙飄散消弭,只剩下那一頭張狂金髮的學長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

 

  「消滅了?」

  「是的,除此之外,被瘴寄生過的人也不會記得這一切。」白澤手一揮便重新變回學生的模樣,同時回答加加知的疑問。

  加加知面向白澤,將武士刀雙手奉上,「既然事情解決了,也請務必把神力收回去吧。」

  「混帳!你這死面癱給我搞清楚了!契約一旦生效就無法收回!概不退貨!」無法抑制的抽著嘴角,但隨即卸下笑容,白澤一反常態地嚴肅說:「況且,既然你經歷過這一切,那麼你也別妄想能回到日常生活。」

  「啊,為什麼我會碰上這種事情?」聞言,加加知仰天長嘆。

  「這才是我要說的吧!居然收了你這種人當神使!還是男的!還有天理嗎!有嗎!」

 

  「您……」加加知還想反駁白澤,但突如其來的暈眩感襲上他,雙腳被無力感包覆,身子便往前一倒,無預警的黑暗覆蓋視野。

  說時遲,那時快,從四面出現的細線纏住加加知的身軀,防止了他與地面作親密接觸。

  「你應該直接讓他撞上去的,初次使用神力會感到身體不適而昏倒也很正常,就別對他那麼好心了——」白澤撇過頭,望著從陰影處走出來的青髮少女,「——阿香。」

  「別這樣,白澤大人……您可好不容易收了加加知同學作為神使,不是嗎?往後不可以吵架,要相處融洽喔。」

  「唉,要不是阿香你已經有侍奉的神祇,不然我真也想收你當神使呢,果然還是女孩子好。」

 

  阿香對於白澤的話笑而不語,反倒是有些傷腦筋地說道:「接下來要怎麼處理呢?」

  「只好扛著這討人厭的小鬼回他的住處了,至於……建立結界之前的損壞學校公物的罪名,就交由那人類吧,一時半載也無法清醒,總之這也是那人應得的。」白澤墨色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落在唇邊的笑靨更是深了幾分,「今後請多指教囉、加加知學弟。」

 

 

  加加知睜開眼睛,視線所及是熟悉的天花板死白的顏色,在稍稍往左落在乾淨而整潔的書桌上,上頭擺放的是他前陣子還未看完的書籍,然後長相和自己相似的人正悠然自得地坐在桌子上,嗯,這是他的房間沒錯……

  ——慢著!

  從床鋪上躍起,加加知瞪著不該出現的人——不,或許該說是神獸才對。

  「您,為什麼會在這裡。」他瞇細那雙宛若蛇眼般的眼睛,像是在質疑對方般,散發著不容忽視的壓迫感。

 

  面對加加知投射而來的銳利目光,白澤倒也不特別理會,只是露出玩味的笑容,「帶你回來,順便參觀參觀神使的小房間囉。」

  白澤刻意加重『小』這個字的重音,並且頗為愉悅的欣賞加加知變得陰沉的臉色,眉眼間的笑意反倒更深了。

  「不鬧你囉,只是來特意說明而已。」攤攤手,白澤暗自嘲笑自家神使禁不起玩笑的脾氣,他接續說道:「首先,你知道瘴為什麼會寄生到人類身上嗎?是什麼樣的東西會引來瘴這個存在呢?」

  「先不說這個,我比較想知道瘴是什麼。」

 

  「嘁,別插嘴,我這不就要開始說明了?」食指抵著唇,白澤笑著示意加加知安靜聽下去,「給我仔細聽好……」

  人都有慾望,就連神鬼皆有慾望。而願望、希望、渴望,皆是構成慾望的要素,一旦慾望超出平衡,無論好壞,便會化成黑色的『慾望之線』。

  欲線由心口滋長,人的慾望轉淡,線便消失。反之,人的慾望若是愈強烈,線也會越長,直至欲線碰到地面時,將會吸引潛藏在地下的妖怪,遭到吞噬,這種妖怪便稱之為『瘴』。

  而『神使』,則是神明在人間的使者,與神締結契約,獲得部分神力,代替神消滅在人間橫行作惡的妖怪,尤以專門吞噬人類欲望的瘴為主,但神使不能以獲得的神力來傷害人類。

  『神紋』則是神使的證明,凡是接收神的力量,身體某處便會出現神紋,而神紋的形狀與顏色沒有固定,唯一的共通點便是——神紋面積的大小取決於持有神紋之人的力量,也就是靈力強弱。

  「大致上是這樣,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的。」加加知頓了頓,問道:「今天那位學長,胸口處為什麼沒有欲線?」

  「不錯,很好的問題,然後關於為何沒有欲線,一是普通人看不到它,二是因為被瘴寄附之人,我們無法看見他的欲線——這點希望你務必謹記在心。」白澤輕巧的跳下書桌,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看著加加知陷入沉思的表情,白澤踏著輕盈的步子轉了個身,拋下一句「剩下你就自己慢慢思考吧!記得明天放學要來二年六班的教室喔,加加知學弟。」便瀟灑的離去。

 

  目送白澤離開後,加加知發著愣地躺在床上,腦中不斷將方才的大量訊息作彙整,後來他想起白澤離去前說的話便立刻起身。

  加加知摀著臉,他這才意識到——原來那莫名其妙的社團是白澤創立的。

  「別想了,還是休息吧……」加加知放棄思考,再次躺回柔軟的床鋪,闔上了染上睏意的雙眼。

 

  「還真是許久不見呢。

  「!」

  加加知猝然睜開眼睛,卻沒有捕捉到任何人影,只剩剛才的話語尚在耳邊迴盪著…… 


TBC.


我不知道我怎麼了,也許是天氣太熱的關係才會這麼異常的高產QxQ

而這章交代了瘴、欲線、神使、神紋的相關說明,雖然多多少少跟原作有些許出入這樣,但大概的意涵不變。

總之,雖然廢話很多,可每每打到這裡總會遺漏一些事情,到時候可能就放到微博當作無關劇透的小設定了,於是、下次更新見//

评论
热度(11)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