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三章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角色陸續登場!希望沒有太大的Bug。

《未央》

 

 

第三章

 

  從那天起,加加知就知道,他再也沒有平凡的日常生活。

  被瘴追逐、遇上神獸,甚至是成為神使。現下,他『被迫』打擊在人間危害人們的妖怪——就在他與白澤締結契約的那一刻起,和他的同學,阿香,另一位神使一起對抗瘴。

  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他還是白澤創立的社團的一份子……

 

  在學校放學後的二年六班教室,燈光依舊明亮,而裡頭正颳起驚濤駭浪的強烈颶風——

  「請您務必交代清楚,這個沒用社團的宗旨到底是什麼,白澤學長。」加加知雙手撐在桌面上,瞇起那雙似蛇眼般的黑眸,直視著面前身穿與自己相同制服、卻在制服外套上女式毛衣的白澤,「還有您那違反服儀的穿著。」

  白澤這才將視線移開手中的雜誌,上勾的丹鳳眼望向加加知,陳述道:「參加社團很麻煩呢,不如自己創一個拿來掛名用,不錯吧?毛衣的話,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這麼穿哪。」

  「為什麼學務處的主任會讓您這種無用至極的社團通過……我很好奇。」加加知開始覺得乏力了。

  「為全人類的健康,尋求養生之道——這宗旨可好用了,有誰不想長壽呢?人心這種東西,本神獸可是了解得很,拍個馬屁吹捧幾句效果可超群了。」食指在空中畫著圈,白澤講得詞嚴義正。

 

  看不過白澤說得一副理所當然、頭頭是道的模樣,加加知乾脆一手捏住對方的臉頰,看向白澤的眼流露出嫌棄,「我相信他們絕對不知道人心會被您解讀成如此醜陋不堪的東西。」

  「給偶……給我放開!我說、你到底有沒有身為學弟的認知啊?」好不容易掙脫的白澤瞪著加加知,一手揉著被捏痛的臉頰。

  「自從得知登記板上沒有您的紀錄,且確信您用了某種卑劣的手段躲過糾察隊的眼睛後,我就覺得沒必要對您敬重了。」

  「我操!前面說這麼多、原來你重點是放在服儀嗎!你有必要繞這麼一大圈嗎!不累啊你!」

 

  唰。門開的聲音一下子奪去兩人的注意,兩人同時轉頭望向門口養研社的唯一一名女性社員——阿香。

  淡金色的眼睛掃過教室內展現出高同步率的兩人,阿香忍不住輕笑出聲:「兩人默契真好呢,看來相處得不錯啊。」

  「不,你什麼時候產生了我和那白豚相處很好的錯覺。」聞言,加加知急忙撇撇手否認,語氣是說不上的認真。

  「不是白豚是白澤!你是有必要這麼快地就急著否定嗎!猶豫一下是會死嗎!」

  「會,還是死不瞑目的程度。」

  聞言,白澤一陣無語。

 

  白澤單手托著下巴,空出的手則下意識撫摸右耳的耳環,「……啊啊、果然就是和你好不起來。」

  「對於和您同感這點,我深深感到厭惡。」加加知臉也不抬,一心一意把注意放在明天英文課的考試複習上面。

  阿香很是懊惱的蹙著好看的眉,她用著帶有勸架意味的口吻說道:

  「哎呀哎呀……別吵架啊、還有其他社員也在呢……」

  此話一出,教室內的爭執嘎然而止,倏地兩雙眼捕捉到阿香身後的男學生。

  然後,加加知看見了——

 

 

  他看見了白色的狗、猴子和雉雞。

  嚴格說起來,是的,他看到三隻動物,分別是雉雞坐在學生的頭上,猴子兩手支著學生的肩膀,白狗則咬著那名學生的褲管,這幅一派和諧的畫面讓他不禁脫口而出——

  「這位同學,你違反校規第四十二條,不得攜帶寵——!」加加知話未說完,竄出的一隻手飛快地摀住他的嘴,加加知眼神陰狠的瞪向一旁的白澤。

  毫不畏懼地回以加加知一記「閉嘴,你這校規中毒狂!」意味的眼神,白澤饒有興趣地掃視著眼前的男學生,揚起嘴角,開口道:「真是稀奇呢,沒想到我們的社員竟然被三個可愛的動物靈給纏上了。」

 

  「哎?社長您看得見嗎?我以為只有我……」那名學生留著一頭室町時代的髮型,語帶驚訝地指向身上的動物們,又想到自己太過於激動的反應,隨即輕咳一聲,「啊、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桃太郎,是一年三班的學生,而如你們所見,我被三個動物靈纏上了。」

  語畢,就遭到身下的白狗大大的反彈,牠伸出狗爪,奮力拍打著桃太郎,「好過份汪!說什麼纏上!桃太郎太過分了汪!明明我們還一起去鬼島打鬼的說!」

  「然後也許是名字的關係,還把我跟日本神話的英雄人物給搞混了。」

  「汪啊啊啊啊!」白色的狗發出哀嚎聲。

 

  折騰許久,四人最後圍著三動物,聽著事情的來龍去脈。

  白色的狗名叫小白,猴子叫柿助,雉雞則是叫路里奧,牠們三隻在生前與桃太郎一同前往鬼島,退治島上的惡鬼,死後則在地獄當動物獄卒,一知道桃太郎要轉生後,便決定到現世等待轉生後的桃太郎,希望到時候能在相逢團聚。

  當然,依小白牠們所言,在場的所有人牠們都認識。

 

  「就是這樣汪,但是桃太郎居然不記得汪……」

  「為什麼我有種成為『玩弄良家婦女以後就背棄離去的男人』的感覺……」看著可憐兮兮的小白,桃太郎頓時有股脫力感。

  「所以、鬼灯大人也忘記了嗎?」

  沒想到小白會忽然轉向自己,甚至問題一拋就是難以作答的級別,加加知只好委婉地回答:「……我的名字叫加加知,不是鬼灯。」

  「怎、怎麼會?」小白顯得驚慌失措,牠望向加加知,又望向阿香,視線最終停在桃太郎身上,小白垂下頭,難掩失望。

 

  打破沉默的是白澤,他走向小白,蹲下身,安慰似的輕撫小白的頭,「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人們在轉生後,或多或少都會遺忘一些事情,也許是重要的回憶,也許是珍貴的人也說不定。」

  而後,白澤又補上一句,語氣十分的柔和。

  「但是,關係是可以重新建立的。」

  「那,沒有轉生的白澤大人應該還記得大家吧。」

  說話的是在一旁安安靜靜聆聽的柿助。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白澤身上,加加知也不自覺瞥向白澤,對方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卻罕見地不見平時那種游刃有餘的自信,而是帶有歉意的苦笑。

  白澤半闔著眼,輕聲的說:

  「抱歉,雖然你這麼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關於你們所有人的記憶。」

  加加知瞇細那雙狹長的黑眸,他當然沒有錯過白澤在迴避柿助的視線時——那一瞬間的茫然與困惑。

 

 

  桃太郎沒有繼續留下,談話結束後便帶著小白牠們回去,加加知注視著漸漸變小的四個身影,後又將注意力放到若有所思的白澤身上。

  「您還在在意剛剛的話嗎?」

  ——畢竟毫無記憶這種事,不管對當事人或是他人而言,大概都覺得不太對勁吧。

  「是啊,一想到我和前世的你有一段孽緣,我就——馬上給我放下你手上的武士刀!神使的武器不是拿來給你這樣用的!那只能對瘴使用啊!」

  「嘁。」加加知咋舌,手中的武士刀隨著紅色的光芒消散,臉上的紅紋也跟著消失。

 

  「真要說在意的話,總覺得和那件事有關……」說著說著,白澤將手抬高,仰著臉凝視著自己的雙手,皺起眉頭,獨語:「不……應該不可能,沒錯,那是不可能的,那種事……」

  「請閉上您自言自語的嘴,依我看這絕對是老年癡呆在作祟。」

  「吶,是這樣嗎?

  雖然是極為細小的聲音,但加加知還是聽見了,就像當初在他房裡響起的聲音一樣,也只是聽到,卻沒有任何他人的身影,於是加加知轉問向白澤:

  「您有聽到嗎?」

 

  「聽到什麼?如果是你剛剛說的話我倒聽得清清楚楚,但要是你想再嘲笑我,我必須說,很抱歉,一次就夠了。」

  「您現在的火氣怎麼特別大。」加加知沉下臉,白澤帶有慍氣的回話使他全忘了剛剛聽到的聲音。

  「因為有個人總愛不斷打擾我想事情,而那個人就是你!」

  「是您自己專注力不夠,別牽拖。」

  被晾在一邊的阿香十分尷尬地看著火藥味濃重的兩人,她總覺得要是視線能具現化,此時加加知和白澤之間大概早就充斥著電光石火。

 

  正在思考著要不要勸架,阿香反倒是驟然起立,這一舉動卻也成功制止兩人的爭吵,他們一齊望著阿香,隨後也站起身,順著阿香的目光一同緊盯著教室緊閉的門——有什麼正在靠近。

  「還楞著做什麼!是瘴……有瘴在接近!」白澤說完,身上的衣裝已在轉瞬發生改變,白光消失後便是那身充滿春天氣息的古風服飾,他戒備的盯著門,像是深怕門後會出現什麼似的。

  加加知右臉浮現紅色神紋,一併喚出武士刀,他看向阿香,她的手中也早已拿出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弦線,左手背上是淡藍的古怪圖騰。

 

  緊張的氣氛在三人之間蔓延,四周立時變得寧靜,直到一股強勁的力量打開了那扇門,才終結這無聲的壓迫感。

  加加知沒有即刻動手,他看見一團綠色衝了進來,待看清後竟是路里奧!

  「糟、糟糕了!桃太郎他、他們在操場旁邊的建築物那裡!被某個黑色怪物襲擊了!」

  「怎麼回事?」

  「……不好。」白澤慘白著一張臉,聲腺還有些飄忽不定。

 

  「什麼不好?」一瞧見白澤聞風色變的表情,加加知趕緊反問道。

  「路里奧說的是操場附近的體育館吧?那裡現在可是被校方視為放學後禁止靠近的區域。」白澤眼神暗示著阿香,眨眼間以弦線在他們周圍圈出的小結界便完成了。

  「為什麼?」

  「一年級的你們或許還不知道,那裡在開學之前曾發生女學生喪命的事件,而這也間接導致糾察隊與學校警衛要在放學積極加強巡堂的主要原因,卻獨獨排除掉那棟建築——」平時吊兒郎當的笑顏,初次換上了愁顏,「——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嚥下口水,白澤這才接著說:「除了是校園死角外,就是在那裡……帶有怨念的女學生依舊徘徊著。」

 

  聞言,加加知沉默段時間後,再次開口,說: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要阿香張開結界。」

  「難道你希望解釋到一半我們全部葬生在瘴的手裡嗎?你不覺得那位亡魂現在似乎以很期待的眼神在觀看著我們嗎?」白澤朝加加知投以一記「你是傻子嗎?」的眼神,食指指向前方。

  「白澤學長,我並不認為那雙眼有透露出任何一絲期待的色彩。」大致猜測到白澤所說的事後,加加知重重嘆了一口氣,他無奈的回答完,不大願意的注視著結界外面。

 

  在包圍住他們的結界外,一位學生佇立在那,她烏黑的長髮凌亂,身上的學生制服被紅褐色渲染,有些還結成黑色塊狀,糾結成一團。

  「為什麼?為什麼呢?很痛啊、腹部非常痛啊!流血了、肚子血流不止哪!」

  少女蒼白的手捧著不停溢出血液的腹,她慢慢抬起低垂的頭……

  「好想活著、卻不能活著……所以吶——陪我一起死,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倏然是拔高的尖銳笑聲,少女微歪著頭,臉上是歪斜的詭異笑容,而那對眼睛則散發著不祥之紅。

TBC.

每次寫到瘴的時候,總是要學不是極度偏差,就是極度病嬌的口吻來轉寫成句子,這讓我的心有點疲憊……

喜歡兩人鬥嘴,結果寫得太開心,爆字數了OxO

\桃太郎登場/小白好可愛喔、終於能夠寫到牠了>w<((身為犬派看鬼灯漫畫整個在天堂

然後,白澤的身上多了謎團了呢。

相信看到這的,應該都知道這不單單是奇幻パロ而已,還是有原作設定的//

那麼就到這,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劇透這樣Orz

评论(6)
热度(12)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