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四章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前、方、有、爆、字、數、啊!


《未央》

 

 

第四章

 

  剎那間,少女的樣貌在改變。

 

  青白色的肌膚浮現細小的黑色血管,如同植物莖般蔓延、擴散到全身,淌血的腹部則開始冒出新芽覆蓋,像是以血為養分,並以極快的速度生長出妖嬈的枝葉,開出黑色的花苞,不過眨眼的時間,便已綻放朵朵黑色花蕾。

  空氣中撲鼻而來的是那些形態優美、狀如喇叭的黑色花朵,所散發出的清淡優雅的芬芳花香。

  「死吧!死吧!你們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從死亡的懷抱中安然離開——就像我一樣!哈哈哈哈哈哈!」瘴抬起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手,手指化成墨綠的莖蔓持續伸長,纏繞住包圍著加加知他們的結界,木質化的藤蔓像有生命力似的,持續而不間斷的擠壓著那搖搖欲墜的結界。

 

  「什、結界被!」阿香標緻的臉蛋頓時失色,她攥緊手中的弦線,就怕一鬆開,上頭的防護便會全毀。

  「別管結界了,估計遲早都會被瘴給破壞,等會全部聽我指示往窗外跑,然後加加知,跳出窗外就趕緊張開新的結界,用這個。」白澤從衣襟摸出橙紅色的圓形狀果實交給加加知。

  「白豚、這是什麼?還有結界該怎麼……」

  「……吵死了!管它是什麼,圓的還是扁的,你就把這個丟到空中,心裡想著希望結界圍出的範圍就好,現在全給我閉上嘴、默數三秒——盡全力給我跑就是了!」

  白澤說的最後一字方落,正好三秒。

 

  所有動作都在那一瞬發生——失去效力的結界被無數條藤蔓摧毀,同時加加知與阿香帶上路里奧從窗戶跳下樓,他無心去察看白澤有沒有及時逃出,只是握緊手裡的果實奮力向上一丟,並想著所希望張開的結界範圍。

  ——包覆住整個學校!

  拋置上空的果實散發出與自身顏色相同的橙紅色光芒,緊接著大型的透明空間將整所學校包圍,重疊後的建築物產生疊影,隨即又恢復正常。

  在發揮神使力量的情況下,加加知和阿香從將近三樓的高度平安落地,路里奧則在下墜途中展開翅膀,在兩人頭上盤旋。

 

  「嘛,以第一次來說,做得不錯。」輕盈的落在地上,白澤以讚許的眼神望向加加知,露出略顯疲憊的微笑,「只不過最為棘手的、果然還是那隻與亡靈融合的瘴。」

  「您說與亡靈融合,那種事情……」在看到白澤即使臉上掛著笑容、卻毫無笑意的眼眸,加加知便噤聲。

  「我說過吧?那名少女的亡魂從死後一直都在,而她那渴望活著的強大慾望最終引來了瘴,與之融合後,便是我們現在所見的『瘴靈融合』,當然,這也只是令人棘手的其中一個因素……」話說到一半,白澤便三步併作兩步欺近加加知抬起腿,用力踢向還來不及反應的對方。

 

  被白澤踢開的加加知黑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他壓低聲腺,說:「白澤學長、您這是——!」

  做什麼——這三個字還未脫口而出,他的雙眼此時卻沒了憤怒,反而是倒映出被線纏住身軀的白澤。

  「……所以我才說很棘手啊、尤其是那些該死的花香味!」感覺到束縛住自己的弦線越發收緊,白澤臉上倒是多了苦惱的神色,而那雙眼角上勾的桃花眼正盯著操縱弦線的主人,阿香。

  「嘻!花很香吧?花很香對吧!不過這香味聞久了,可是會產生幻覺的喔!吶吶、你們不覺得因自相殘殺而死去——是最適合你們的死亡嗎?哈哈哈!哈哈哈!

 

 

  加加知現在非常不爽。

  他正和路里奧在漆黑的校園裡穿梭,就在之前加加知因為白澤而避開了阿香的弦線,也從白澤口中得知阿香現在正陷入幻覺當中,在面對著瘴異常尖銳的惡劣笑語和無法輕易動手的阿香,之後,白澤說出的話更是讓加加知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

  白澤勾起嘴角,緊緊纏在身上的弦線卻在頃刻之間鬆開滑落,隨後他挑了挑眼梢,帶著那張滿是輕浮的笑容望向自己,加加知還記得白澤是這麼說的:

  「憑你這低經驗的小神使根本無法應付這種場面,你就和路里奧一起去把桃太郎他們找出來吧、加加知學弟。」

  ——啊啊,總之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特別火大。

 

  「就是這裡!鬼灯大人!」

  瞧見路里奧在空中停下,加加知便也跟著停住腳步,而對於路里奧對自己的稱呼,他則是懶得糾正。

  「喔呀……還真是奇景呢。」語氣毫無起伏,加加知略顯淡定的直視著體育館與學校圍牆間的物體。

  在一片黑暗之中,數條巨大的墨綠色藤蔓相互捲曲,像是將什麼給包覆成團,不斷蠕動著。

 

  而那些藤蔓像察覺到加加知的存在般,於是竄出好幾條粗大的褐色枝幹襲向他。

  「路里奧,能躲多遠就躲多遠,我來對付這些植物。」加加知移動腳步,靈巧地躲過彷彿要刺穿自己的攻擊。

  被躲避的枝條非但沒有罷休,更是變本加厲地急追那修長的身影,它們張牙舞爪,來勢洶洶。

  加加知那雙似是蛇眼的黑眸閃過一絲狠戾,他猛然煞住腳,轉而正面迎上朝自己迅即逼近的銳利枝條。

 

  眼看那些枝條便要擊向自己,加加知抓準時機驟然躍起,枝幹因此全撲了空刺入地面,加加知踏上枝蔓,藉此一鼓作氣衝進藤蔓條條包裹住的深處。

  右臉上的紅紋閃現,加加知雙手緊握刀把,刀尖向著地面,眼角餘光瞥見身後緊追不捨的莖蔓,他加快步伐,然後由下向上劈開眼前的墨綠,刀刃所開出的縫隙能看見昏迷的桃太郎、小白和柿助。

  他沒有立即鬆懈,而是回過身斬斷撲向自己的枝蔓,劃出紅色的刀光,立時那些植物便化作光粒消失而去。

 

  「桃太郎!小白!柿助!」一看沒了危險,路里奧便飛下,趕忙關心著同伴的狀況。

  「他們大概都沒事。」加加知回到平穩的地面,看著桃太郎他們平安無事,他便放下懸著的心,可不到幾秒卻又挺直著身子望向別處——那是白澤與阿香的方向,還有瘴的所在之處。

  「鬼灯大人,這裡可以交給我!趕快去白澤大人那裡!」路里奧揮動著翅膀,說道。

  加加知注視著路里奧,他沒想到會反被看穿心思,只好微微頷首代為表達謝意,「萬事拜託了。」

 

  話聲方落,他的右臉現出紅光,宛若圖騰的奇異花紋瞬間浮上,與此同時,加加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邁開步伐,如同蛇眼般的眼睛透露出冷冽。

 

 

  「怎麼了?怎麼了?剛剛的氣勢到哪去了?不是說要替那位神使出一口氣嗎?這是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啊!哈哈哈!

  ——這是怎麼回事?

  瘴拔高的笑聲衝擊著他的耳膜,加加知不禁皺起眉頭,他看到被護在某個圓形結界的阿香似乎已經沒有意識。

  加加知四下張望,卻沒有看見白澤的身影,然後他乍然抬頭,卻是睜大雙眼——闖入視野的是被藤蔓牢牢綑綁住的白澤,無法動彈。

 

  「又有討厭的、神的氣味!是剛剛先離開的神使!哈哈哈又有一隻跑來送死了!」那雙不祥的紅目將目光轉向加加知,瘴像是發現有趣的事情而放出笑來,歪斜的嘴角像在嘲笑。

  不等瘴開始動作,他的身體很快地作出反應,加加知運用神力飛躍到飄浮在空中的瘴的高度,紅光一閃,削掉那條禁錮住白澤的藤蔓,之後退開爆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聲的瘴。

  「白豚!」下一秒,安然降在頂樓的加加知接住從空中直直往下墜的身軀,「您死了沒?」

 

  「……很抱歉,我還活著。」肩上傳來白澤悶悶的聲音。

  聞言,眼底掠過遺憾,加加知撇頭小聲地說:「切,真可惜。」

  「就這麼想要我死嗎?你這不討人喜歡的小鬼。」斜睨一眼抱住自己的加加知,白澤沒有和對方鬥嘴的力氣,他只是緊咬下唇,低喃道:「明明在過一下就能恢復的,要是力量沒有……就好了,用不著因為身體麻痺、而被你救呢……想想還真是屈辱。」

  白澤缺乏氣力的話加加知全聽在耳裡,他的嘴角難得地上揚,他萬萬沒料到對方有些不甘示弱的模樣挺讓自己感到歡愉的,隨即便開口道:「上古的神獸大人,要怪就怪——誰叫我是您的神使,而您是我所侍奉的神。」

 

  「……我說,現在退貨反悔還來得及嗎?」話畢,爾後勾起盡是自嘲意味的虛弱笑容。

  朝對方翻了翻白眼,加加知重新調整姿勢,左手托好白澤的背,他蹙著眉頭,心中暗忖著依在自己身上的身子是否太過於纖細,「閉嘴,您就好好抓緊我,接下來——我會解決那隻瘴。」

  瘴爆出大笑,倒像在譏諷著加加知所言的猖狂,它咯咯高笑道:「解決?你是要怎麼解決我?又何況你還帶著累贅、區區個神使別給我太狂妄了!

  無數條藤蔓襲捲而來,加加知連忙躍下頂樓,以不符合常人的方式沿著樓牆向下奔騰,閃避掉身後的進擊,以及遭到藤蔓摧毀而碎裂的玻璃碎片與墜落的大小石塊。

  ——好一個緊迫盯人的瘴。

 

  在瘴的攻擊落下之前,加加知急忙掉頭,從玻璃破碎的窗口逃進樓層內。

  「哈、白澤學長……」加加知停下來喘口氣作休息,適才瘴的追趕以消耗他大半的體力。

  「嗯?」還沉浸在剛剛刺激裡的白澤放下支在下巴的手,發出疑惑的單音。

  「……能拜託您件事嗎?」

  白澤先是從加加知身上離開,他動了動有些僵硬的指節,「說來聽聽,況且啊、我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喔。」話止,見指關節靈活不少,半掩的黑眸閃過陰冷,嘴角揚起的笑容毫無笑意,白澤抬臉望向加加知那對目露兇光的蛇眼,他的口吻像在談論天氣晴朗般,說道:

  「——也該是讓那隻瘴嚐嚐苦頭的時候了。」

 

  「在哪裡?在哪裡?那個該死的神明和討厭的神使在哪裡!

  「這裡唷。」

  「居然!居然只有你!」瘴那雙仿若血般的猩紅大眼鎖定著從大樓走出的人影,不疾不徐的步伐看在瘴的眼裡著實可笑,「一個無用神明!你有何能耐?你的攻擊又有何能耐?

  「說來慚愧,的確我的攻擊對瘴構不成威脅,但是哪……」白澤立住身,拖長尾音,他冷不防將拇指湊近嘴邊……

 

  「牽制倒很在行呢。」

  話說完的當下,他笑著咬破了拇指。

 

 

  白澤搶在傷口滴落出血液的剎那,右手在舉起的左臂上飛速作畫著,不到眨眼功夫,一個大大的『縛』字便完成,然後伴隨著鮮紅被覆上白光。

  倏地,瘴腳下的地面顯現出恰似古怪圖騰所編織的神紋環環相連圍成的圈,中間出現泛著白芒的『縛』字,抑制住瘴的行動。

  「還沒完喔,這可是為了回敬你的禮物,你也應該體會一下。」白澤伸出另隻手,在掌心朝向瘴的同時,白光包覆的枝蔓從沒有神紋覆蓋的地面鑽出,環繞住那似人的身驅,漸漸收緊力道。

  「啊啊啊!可惡!可惡!你這可惡的神明!

  「啊啦、剛剛的氣勢到哪去啦?不想點辦法脫逃的話,你看——那把刀現在可是架在你的脖子上呢。」

 

  「什、什麼時候!」瘴轉著發僵的頭,才赫然發覺頸邊那閃著冰冷鋒芒的利刃。

  「被奪去注意的你,又如何能察覺到我的接近。」在繪有紅色神紋的刃面輕劃之處無不傳來濃重的焦味,加加知冷冷瞥了眼染上恐懼的猩紅雙目,他將刀刺進瘴的心口後奮力使力。

  「別、不要!住手啊啊啊——」撕裂的感覺讓瘴傳出痛苦的嚎哮。

  當扭動的欲線被刀刺出而化為黑粒消逝,被瘴寄附的身體便回復成原來的模樣——烏黑的長髮、黑色眼睛及不是活人應有的蒼白膚色。

  少女透明的身軀飄浮在空中,她緩緩閉上眼,她的身型化作白光飄散、飛往天空,直至看不見為止。

  「哈……結束了。」搖搖欲墜的身子像是支撐不住般,白澤跌坐在地,呼吸急促。

 

  加加知走向白澤,蹲下身,說道:「您沒事吧?看您狼狽的樣子還真……您在做什麼?」

  加加知瞪著莫名其妙把自己壓到地上的白澤,然後,他聽見上頭傳來的喃喃自語……

  「找……我終於……你了。」

  「喂、您到底……」他怔望著突然反常的白澤,加加知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只能愣愣地看著對方朝自己伸出顫抖的雙手。

  「……找到你了,我終於找到你了、但……為什麼?」白澤捧住加加知的臉慢慢湊近,黑色的雙眸此刻只剩空洞,「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不懂您在說什、停下!總之清醒點啊,喂!」

 

  像是聽不見加加知的呼喊,白澤的雙眼溢出淚水,逕自說著:「為什麼騙我、你為什麼要留下我一人……」

  「都說了——我不懂您在說什麼!」加加知反射性地揮出拳頭,狠狠擊向白澤的腹部。

  而後,他搖了搖身上失去意識的人,叫醒未果,加加知只好抱著那癱軟的身子坐起身,那對狹長的眼直勾勾地盯著對方臉上未乾的淚痕,眉頭皺得死緊。

  「你不喜歡我送的禮物嗎?加加知。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加加知猛地一震,但他隨即板起臉,沉聲說:

  「何止是不喜歡,根本厭惡至極,而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吶,你又覺得——我是誰呢?

  感覺到聲音的主人已然消失,他還是緩緩啟口:「是誰壓根不重要,但被人玩弄這點……讓我很不爽罷了。」

 

  加加知的嗓音低而冷,無形中還帶有壓迫,以及隱含著的——怒火。

  是呢,他從來沒有感到這麼火大過。


TBC.


很有份量的第四章送上!另外祝大家端午佳節愉快OAO//

這次嘗試了更多的戰鬥場面,希望大家不嫌棄,然後我真心被瘴的語氣給搞到身心俱疲、況且我還要想下次的瘴要怎麼形成和出現,因為我不想劇透《織女》與《神使繪卷》的劇情,即使是瘴的型態和成因也一樣Orz

在這裡,我要先自首,寫到白澤不管被阿香的弦線還是瘴的藤蔓纏住那裡時,我都不小心自動腦補了綑綁play和觸手play……((去死

好啦,總而言之,加加知各種辛苦了,而那位謎之聲到底是誰呢?雖然我知道,但我不能說。((到底

不過目測很快就能公佈那位的身分了、我表示非常期待\>w</

而下一章還會有兩位重要的角色登場喔!另外順便說說好想看這個パロ的鬼白圖喔OqO((滾

评论
热度(11)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