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五章 上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請相信我這篇本質真的是奇幻冒險。

《未央》

 

 

第五章 上

 

  傍晚時分,理應是不該在外逗留的時間。

  然而,卻有一群人聚集在市區內某個不起眼的廢棄大樓前。

 

  他們人數不超過十來人,他們三三兩兩地分批進入大樓內,像是不想驚動附近住宅區的住戶般,走路躡手躡腳,談話輕聲細語。

  「……開始吧。」停在樓內某個門外,待所有人都到齊後,領頭的那個人出聲,然後見無人反對後,便領著一群人走入房內。

  他們先是按照順序排好,所有人都離門口有段距離,準備好後便指使其中一人獨自到門外。

 

  敲門,應聲,開門,出去,關門。

  一群人就這麼重覆著相同的動作循環不止,直到最後一人聽見敲門聲而將門開啟後,他看到了——全身漆黑的身影,掛著似乎像能滴出血來的腥紅雙目,以及……歪斜的笑容。

  而他還來不及發出聲音,一切又像回到了黑暗之中,夜晚恢復寧靜……

  ……

 

  自動筆在試卷紙上塗寫著,畫出圓形,標示出題目所給出的要求,在圖上勾劃幾下,列出算式,計算答案,加加知在期中考的最後一天可說是作答流暢。

  得出答案後再代入驗算,他仔細檢查著考卷的每道題目,避免粗心而遺漏了錯誤,加加知抬頭看了看掛在教室黑板上方的時鐘,便起身提早交卷。

  這幾天下來的考試複習,讓他沒有餘力去思索著不久之前所發生的事,所以,他才想利用這段空檔,好好獨自思考一番。

 

  加加知從口袋翻出記事本,記下了他上個月第一次碰上瘴的情況,之後按照時間順序排列下來,再一一列出聽見聲音的時間點。

  他必須找出那個聲音是什麼人才行。

  很快地,他得出了一個結論……

  「……簡訊?」褲子口袋內傳來震動,加加知隨即將本子擱置在旁,他拿出手機解鎖,點開收件匣裡方才傳來的簡訊,狹長的眼睛盯著手機螢幕上的一字一句。

 

  『考完試的連假第一天,上午十二點整,在車站前面的公園集合,遲到要請客喔(≧∀≦)』

  「哼,還真閒呢。」嘴角牽起微小弧度,加加知頗不以為然地刪除郵件,內心一併嘲笑著那位寄件人。

  但他又打開新訊息,迅速輸入幾個字按下傳送。

  『別浪費字數了,這也改變不了會是您請客的事實,白澤學長。』

 

  把手機調成非靜音後,上方也剛好響起了下課鐘聲,不到須臾,簡訊提示音一響,加加知趕緊閱讀信件的內容。

  裡頭只有簡短的一個字,可看似言簡意賅,意義卻涵蓋之廣,甚至顯得鏗鏘有力,又足以表達人類所有喜怒哀樂的情感,那就是——幹。

 

 

  加加知還是依約來到了站前公園。提早十五分到達的他決定先在公園內轉轉,這座公園位在都市市區內,不過它占地很廣,植栽面積廣大,算是都市人唯一能感受大自然,前來放鬆休憩的好地方。

  佇足在一台飲料販賣機前,加加知投下硬幣,正當他還在猶豫要怎麼選擇的時候,一隻手無預警地按下按鈕,嗶一聲,而後是罐裝飲料掉下來的聲音。

  「……您這是找死嗎?」加加知黑著一張臉,眼神兇狠的瞪視著一旁笑得很是燦爛的人。

  「嘛,看你躊躇這麼久,忍不住就按下去了。」白澤聳聳肩,也投下硬幣選了利樂包裝的果汁,蹲下身一併拿出加加知的飲料遞給他,「喏,你的無糖咖啡。」

  加加知只好無言地接過白澤手中的罐裝飲料,只不過……

 

  眼看加加知食指摳著拉環卻遲遲打不開的模樣,白澤咬著吸管,狐疑地問:「學弟……你該不會不擅長開易開罐吧?」

  「……」聞言,他不自覺地轉移視線,保持著沉默。

  「噗、堂堂糾察隊隊員卻搞不定罐裝飲料?這也太——慢著!放下你的手!別拿它瞄準我!我們有話好說!」

  「我不認為和您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不然你想怎樣!要我再送你易開罐的飲料嘛!」

  「……果然應該請您去死才對。」

  「鬼灯大人和白澤大人的關係還是一樣好呢。」

  「誰跟死面癱/白豚感情好了!」

 

  兩道聲音重疊在一塊,與對方的同步率不禁使加加知感到一陣惡寒,於是,他嫌惡的瞪向對方,恰好也望見白澤也對自己做出相同的反應。

  然後,兩人才後知後覺地想起剛剛多出的說話聲,有志一同的轉向旁邊的矮小身影——一頭蓬鬆的白髮和一雙透露慵懶的下垂眼的男孩。

  「你……」加加知瞇起眼,他沒有漏聽男孩稱呼自己與白澤的名字和稱謂,正要開口詢問,話便被白澤給打斷。

  「原來是茄子啊,到了的話怎麼不打電話說一聲?」

  「手機剛好沒電哪,結果就看見白澤大人和鬼灯大人在販賣機前面了。」搔搔臉頰,被喚作茄子的男孩無奈地說道。

  ——手機沒電和撞見我們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性?

 

  「總之、我先和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茄子,目前國三,是我在臉書認識的朋友,我們常在Skype上一起談論有關藝術的話題。」白澤解釋道。

  「原來您會上網?」加加知倒是有些訝異。

  「時代與時俱進,科技日新月異,神也要跟上流行,而身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神獸,如果要融入高中校園之中,基本上的推特、微博、噗浪等等相關網路平台均不可少,熱門遊戲理所當然也破到最新關卡囉!」語畢,白澤眼底也染上一絲炫耀。

 

  聞言,加加知這才開口,語氣十分平淡,「不重要。」

  「什麼不重要!明明就你先問的!」

  「您的事情先擺一邊,我比較想知道茄子——關於你對我的稱呼這件事,該不會你……」推開白澤擋到自己視線的臉,加加知目光緊緊盯著茄子不放。

 

  「是喔。」茄子向加加知點頭,雙手擺置身後,笑道:

  「我還保留著前世的記憶,地獄和桃源鄉的大家我都記得很清楚。」

  可他隨即又露出傷腦筋的表情,甚是無辜,加加知聽見茄子這麼說……

  「只不過我沒想到大家都和唐瓜一樣,什麼都不記得。」

 

 

  一到十二點,與阿香和桃太郎會合後,一行人便在附近的速食店討論關於茄子的學校頻繁發生的多起受傷事件,這也是當初白澤約他們出來的原因。

  根據茄子所說,起因是在網路上或是學生之間流傳著的禁忌遊戲,吸引一窩蜂的人去試探真偽,其中尤以愛玩好動、精力旺盛且反叛心較強的國中生陸續投入嘗試,筆仙、百鬼物語云云在茄子的學校幾乎無一不流行。

  然而,近來卻開始傳出有學生玩過火而受傷的消息。

 

  「這些本來就是具危險性的遊戲。」單手撐著臉頰,加加知冷哼。

  白澤用吸管吸了口飲料杯內的果汁,以幾乎平淡的口吻,敘述道:「起初我也以為只是單純的人類挑戰禁忌,冒犯鬼神招致惹禍上身,卻依舊不改本性的這種愚蠢之事,可茄子的說明把我的想法全推翻了。」

 

  「是有什麼特別怪異之處嗎?」阿香轉向茄子詢問道。

  微微頷首,茄子從後背包拿出一本素描本,翻開某一頁,說:「嗯,從那些受傷的學生們口中得知,他們在受傷之前,都曾看到有對腥紅色大眼的黑色人影,這是我照他們的描述畫出來的,那看起來就像是……」

 

  「……瘴。」加加知盯著紙上不寒而慄的圖。

  加加知此話一出,正喝著紅茶的桃太郎立刻嗆得咳起嗽來,前些日子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

  「最近是在廢棄大樓玩進門鬼的學生受害,九天前是去學校後山舊校舍試膽的學生,兩個禮拜前則是趁晚上夜讀請碟仙的學生,而在明天傍晚,我的朋友,唐瓜他……」一個停頓,茄子臉色變得陰鬱,良久才又接續說起,「他其實對這種遊戲一點興趣也沒有,只不過——不得不去。」

 

  「因為唐瓜是富有正義感的人,看到有位同學常被欺負而被強制要求加入的關係,他才答應去參加這場遊戲。」

  「方便詳細遊戲名稱嗎?」

  「名稱我忘了、但似乎是密閉的四方型空間,四個人各站一角,沿著牆壁去拍其他角落的人的肩膀,到最後,四個人會站滿四個角落,可是……」

 

  「這分明是不可能辦到的事。」白澤接下茄子的話,他放下手中的飲料杯,臉上是難得一見的憂慮神色。

TBC.

請原諒我分為上下發,一方面是有爆字數的認知在+想寫的還有很多,另一方面是最近距離高中畢業只剩下六天左右,心情上有點難調適,加上班上請假同學多到令人髮指(?),服務股長的工作和責任心讓我有點痛苦,不好意思讓要準備七月指考的同學分擔那些請假的人的掃除工作,所以幾乎都是我擔當這樣Orz

然後、不小心抱怨起來了真是萬分抱歉……((土下座

另外這裡要特別強調,有禁忌意味的遊戲千萬不要去嘗試,只是因為文章所需所以才提到少許的玩法這樣,希望大家愛護自己,我們可以換玩較平安的遊戲,好比說:一群人圍在一起打牌玩桌遊耍心機(x

而,喜歡這設定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醉琉璃大大的原作,如果經濟允許的話OwO//

於是,我們下次更新見囉~

评论(13)
热度(8)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