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五章 下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兩人感情慢熱是我的錯Orz

《未央》

 

 

第五章 下

 

  四角遊戲,顧名思義是利用四方型的空間所進行的遊戲。玩法是在一片漆黑的四方空間裡,四個人分別佔據四角,先由第一人沿著牆走到下一人所處的角落,拍下那人的肩膀,再輪被拍的下一人沿牆走到另一人的背後拍肩,若遇到無人的狀況時,這個人就必須輕咳一聲作提醒,之後才能繞過無人的角落,以此類推,直到四人都站滿四個角落。

  就理論而言,四個人無法站滿四個角,但在遊戲最後,所有人都會如遊戲剛開始時佔據各角,卻唯獨有一直在行走著的、『第五個人』的腳步聲,依舊不歇止……

 

  「事實上這也是一種降魔儀式,天知道為何你們人類總喜歡創造出這種類型的遊戲哩!」白澤不以為然,他單手托著腮幫子,另隻手倒是拿吸管玩起了杯子內剩下的冰塊。

  「您對我們說也沒用……比起這個,小時候的我其實挺害怕放學途中會看到戴著口罩的紅衣阿姨出現。」與桃太郎又去點餐回來的加加知,幫忙把飲料發給位子上的三個人,然後撕開番茄醬的包裝,一邊回答白澤,一邊與茄子吃起剛炸好的熱騰騰薯條。

 

  取過加加知遞過來的果汁,聽到這話時他差點沒手滑,白澤拔高音調,語氣盡是吃驚,「原來你也會害怕嗎?你確定不是裂嘴女才要害怕?我相信就連Slender Man看到你也會想要逃跑。」

  對白澤的話感到無法苟同,加加知蹙著眉,反問道:「為什麼?」

  「就你的個性和那張撲克臉,感覺就是嚇不起也拐不走,也許還會返回來問問題——停停停!拜託你別那麼認真的思考要不要去實行這回事!它們要是存在的話、真的會哭的!絕對會!」

 

  拆開洋蔥圈的包裝紙將之倒在鋪平的紙上,茄子舉起手發問:「所以它們並不存在囉?」

  「關於這點,我持保留態度,但是都市傳說這種東西在以訛傳訛之下,有時候也會變為真實喔。」食指抵在唇間,白澤彎著眉眼,說得神祕兮兮。

  「還有這樣的?」喝完最後一口濃湯,桃太郎立即詫異地問。

  將塑膠叉放進沙拉盤裡,阿香說道:「桃太郎同學,其實這也滿像某種規範的。好比說一些從小聽到大的特定習俗,即使我們不相信鬼神,卻還是會在某個層面上深信不疑。」

  「寧可信其有,毋可信其無哪。」白澤飛快地奪下加加知手中的薯條,看向加加知的表情充滿優越感。

 

  「……那麼,今晚爭對明天地點的勘查,到底有誰要去?」看著白澤搶走自己手上的薯條,加加知瞇起恰如蛇的眼睛,瞪著對方吃得津津有味。

  話方落下,加加知便見阿香雙手合十、一臉歉意地笑著,一旁的桃太郎則是搔著臉頰,晃了晃手裡的作業,他只好扶額嘆氣,無力感湧上。

  「阿香今晚家裡有事、桃太郎要去補習,所以除了你就是我,以及熟悉學校的茄子三人啦。」白澤把餐盤上的垃圾拿去分類,轉頭說:「那就傍晚九點半約在茄子的國中,不見不散。」

  說完話白澤便先離開,而阿香、桃太郎也陸續告別剩下的兩人。

 

  「話說啊、鬼……加加知學長。」茄子仔細看著發票,話說得有些拗口。

  「怎麼了?」看著被自己嚴格糾正叫法的茄子,加加知差點沒忍住笑意。

  「雖然以前看白澤大人、呃……學長就是這樣了,但現在親眼見到總覺得、很恐怖呢?」

  沉默段時間後,加加知才緩緩點頭,他聽出茄子是在說前世的事情,因為茄子是他們之中唯一擁有記憶的人,然而,加加知也知道茄子認為白澤很恐怖的地方是什麼,他自己看了也覺得有些毛骨悚然——忽然也就不那麼計較白澤搶走他的食物來吃了。

  扣除掉站前公園的利樂包,午餐時間白澤在速食店就只喝了兩杯果汁而已,沒有吃其他能稱得上是正餐的主食。

 

 

  他們的目的地從車站搭車兩站就能到了。

 

  與一般國中蓋在市區附近相比,茄子與唐瓜的國中卻位於郊區的斜坡上,除了周邊的大小社區、住宅區,算是較為罕見的一所遠離市中心的學校。

  學校在校門前門的教學新大樓設有警衛室,平時外賓也可以從旁邊的車道進入校內,假日不開放出入時便由車道代替進出,讓社區居民自由運用籃球場與操場。

  校門後門是活動中心,一旁則是多而長的樓梯,通往上方的行政大樓和教學樓層,各個樓層圍繞成的圓圈內便是中庭花園,裡頭還蓋了一座生態池,節慶活動有時會在這裡舉行,例如:聖誕節的合唱團表演、管樂隊演奏等等。

 

  時間是傍晚九點二十八分。

  兩幢人影沿著車道往上走,來到被拉下的鐵柵欄所隔開的行政教學樓門口,刻意壓低身子避開架設在走廊上的監視器。

  「白豚那傢伙還真慢。」眼看手機桌面上顯示的時間正一分一秒過去,加加知被螢幕冷光照射的臉也更加陰沉。

  「急什麼,我這不就在時間內到了嗎?」

 

  「……您是打算嚇人?」冷冷地睨了眼忽然出現的白澤,加加知差點沒忍住往對方臉上揍一拳。

  朝著加加知吐吐舌,但在下一秒白澤卻換上嚴肅的表情,不同方才那般的嬉鬧感,「別浪費時間,快把我之前給你的果實拿來圍結界,我們才比較好辦事。」

  縱使對白澤的指使感到頗有怨言,加加知還是依言從口袋裡拿出散發溫潤的橘紅色色澤的圓形果實——在瘴靈融合事件後,他曾聽白澤說過這是酸漿的果實,有藥用價值。

  其實倒沒想過要嚐試吃看看,何況加加知更不想斷然品嚐能輕鬆建立結界的東西,只是單純覺得嚐起來大概是味甘微酸的,以及有種由心底湧上的悲傷、不明所以的感覺。

 

  搖搖頭,揮除腦內的雜念,加加知將之握在手心,他在心中想著結界圈限的範圍,然後把它拋向天空,酸漿果化作暖色的光粒,眨眼間圍住學校的結界便形成,待建築物的疊影重合後又回復如初,而在建好結界的空間裡損壞的物品均不會影響到現實之中。

  「走囉。」不等加加知和茄子的回應,白澤便逕自走到柵欄前,被指尖輕觸的部分居然破天荒地開出一朵朵白梅,快速生長卻也快速凋零,當最後一片細碎的花瓣消逝於空中時,面前的柵欄也同時消失無蹤。

  見此景,茄子不免驚呼道:「哇——真不敢相信這種非日常現實的場景會出現在眼前!」

  「吃驚什麼?」聞言,白澤回眸,對著茄子莞爾一笑,眼角旁的紅色月牙緩緩顯現,「好戲還在後頭喔。」

 

  他墨色的雙目半闔,狹長的羽睫輕顫,任由白光毫無保留地照亮每片漆黑之處,簡單樸素的日常服換成富有春意的飄逸漢服,白澤的頭頂冒出並不屬於人類的犄角。

  俄頃間,校園內的監視器各個被纏上嫩綠色的枝蔓,含苞而開的粉荷擋住了鏡頭。

  加加知望著對方的唇角勾起嫵媚的笑靨,他楞楞凝視著白澤那許久未見的姿態,才著實想起面前的人是活了上億年的神獸的事實,可不過霎時,加加知讓神紋覆滿大半右臉,他抬起腿,狠狠朝白澤的腰踹了一腳,用著不冷不熱的口吻啟口說道:

  「請您別太過火,如此這般高調是唯恐天下不亂嗎?」

 

 

  夜深人靜。

 

  結束先前的小插曲後,三人便把握時間進入樓內,同時加加知還強迫白澤換回原來普通的衣裝,他堅決所有人此時應該低調點,才不會招惹到可能潛伏在這的瘴。

  因沒了上課時的燈光照耀,教學大樓裡只剩無盡黑暗,他們拿出手機開啟內建的手電筒模式,三道小小的光束打在地面上,而走廊的腳步聲回音更添幾分詭譎。

  他們從一樓樓梯向下來到中庭,靜謐地能清楚聽見水池的流水聲,白光照向左邊生態池,鮮豔的紅色錦鯉悠遊自在地在池中游泳。

  再把光亮移往右側的六角型建築,覆著厚灰的窗戶緊閉,牆壁在露天空間下則多處留有難以清理的污漬,看起來彷彿多年未曾使用似的。

 

  「茄子,你們學校的桌球教室在哪裡?」大致參觀完的加加知緩步來到在觀看白澤玩著錦鯉的茄子旁邊,詢問道。

  「在中庭旁被柵門鎖住的樓梯,往下走之後就是了。」茄子起身拍拍褲子的皺褶,之後輕拉住加加知和白澤的袖子,領著兩人走到剛剛下來的樓梯邊,食指指向轉角處的另一樓梯口。

  ——這樣需要鑰匙吧?明天那些貪玩的學生應該也進不去才對。

  加加知望著金屬鎖,下意識地歪頭思忖著。

 

  喀擦一聲,鎖在瞬間分成兩半掉落在地,突然的聲響惹得兩雙眼睛將目光全聚集在始作俑者身上。

  撫著額角跳動的青筋,加加知帶著「您沒救了」的眼神看向白澤,「看您闖入地習以為常,如果不是有要消滅瘴的職責在,我還真以為您是常私闖民宅的竊盜慣犯。」

  「……你以為我想啊?我當然也希望按照程序來,去借個鑰匙再來開門!」白澤不住惱羞成怒,拉開柵門的動作也粗魯許多,拋下話後不顧後頭的兩人便直接往下走。

 

  「鬼、加加知學長,那是生氣的意思嗎?」茄子招招手,和微微彎腰的加加知低聲說著話。

  「白豚只是在賭氣,大概。」

  白澤回過頭,向還在咬耳朵的兩人催促道:「你們別拖拖拉拉的、還不快點下——啊!」

  一聞白澤發出地短促慘叫聲,加加知趕緊抓住差點趴臥在樓梯上的對方,他語帶不耐地說:

  「您沒事忽然跌倒做什麼,想撲倒在地?」

  「混帳,我沒那麼閒,只是……腳踝有東西抓著。」

 

  最後一句話刻意說得很小聲,聽得一清二楚的加加知向靠過來查看的茄子一個眼神示意,兩人同時間舉起手機,讓光芒照向白澤的腳踝,然後他們看見——黑色的手。

  也許是被察覺到的關係,黑色的手立即退開,往沒有光亮的黑暗縮去,而白光卻依舊不死心地緊隨在後,直到他們瞧見牆角處的一團漆黑猛然竄出,並且掠過三人的頭頂,低沉的聲音迴盪著。

  「離開,神不該過來,神的使者和人類也不該出現。

  「時間還沒到,在非遊戲期間,不能隨便開始充滿恐懼的遊戲,讓恐懼蔓延的遊戲。

  「請回吧,請回吧,我等候你們的到來,等待你們的死去……

 

  「……在時間將近之時,遊戲便會開始。

  不祥的壓迫感隨聲音磨滅而去,四周頓時又恢復寧靜。

  「白澤學長,接下來?」

  「先回去,何況人家都向我們發戰帖了,不好好回報怎麼行呢?就照它所說的時間,陪它玩一玩吧。」微彎的黑眸閃過狡黠,白澤笑得燦爛,又有些無辜的補充道:「不過希望它可別後悔哪,畢竟明天可是會吃虧的。」

  聽出對方的言下之意,加加知倒也挺贊成,畢竟到了明天,神使就可不只有他一個。

 

  而遊戲開始的時間,就在——明晚十點三十分。

 

TBC.

先和各位說聲黑色星期五快樂OxO

不好意思這篇敲了這麼久,都怪我一直分心重複著開網頁關網頁的動作,小的知錯Orz

另外我是不擔心寫不到結局,倒是挺擔心是不是到了結局,兩人的關係還是停在原地,或者陷入膠著((爆

總不能沒有根據的忽然感情好起來!!!這是不允許的!禁止事項!我不願意>H<!((到底

總之、我會好好思考怎麼加熱的Orz不然到結局都可能只會看到那種微乎其微的肢體接觸和臉紅心跳(#

然後也要好好考慮完結之後要寫什麼了……((遠望

又不小心廢話過頭忘記補充文章了、就是都市傳說信者恆信,不過還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姑且多一分準備OAO//((啊是要準備什麼?

雖然很想問問有沒有人猜到加加知聽到的聲音主人是誰,可是仔細想想就算答對了也沒有獎品而我又沒有給大家點文的本錢,所以還是作罷唄。

评论(6)
热度(7)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