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六章 上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又爆字數了、BUG有請小心QAQ


《未央》

  


第六章 上

 

  國中與各階段的就學時期不同,作為小學和高中兩者之間的核心,教職員們時時刻刻關心著學生的學習狀況與人際關係,對行為舉止更是用心鞭策。

  而對於國三生們來說最為重要的,不外乎就是下學期的學力測驗,各所國中的三年級學生將會藉由此次大型考試來決定往後所就讀的高中或是職校,成績一出,便是判定了未來的升學走向,因此,三年級學生常比一、二年級的學生容易產生自我設限過高,以及壓力過大的情況。

  為了爭取達到『明星高中』的成績標準,或是能考上心目中理想的第一志願,少部分的國三生們從上學期開始,在第八節輔導課一結束,並沒有立時收拾書包,而是繼續留在教室夜讀,詳看主要科目的單元內容,寫寫模擬卷子、複習講義等等。

 

  唐瓜也是其中一員。剛升上三年級的他同樣選擇留下來晚自習,來自家裡的期許與緩漸逼近的考試壓力,成績說不上特別優異的他也只好多點努力來彌補自己的不足。

  但今晚的晚自習顯然不單單只是普通的自我學習,還有……

  突地扔到自己課桌上的紙團讓思緒飛遠的唐瓜嚇了一跳,他趁著前方講台上的導師不注意時左看右看,果不其然發現一位齊眉瀏海的女同學朝自己使了眼色,拚命努努嘴要他打開來看的模樣是說不出的滑稽。

  唐瓜打開紙團,小心翼翼的撫平紙上的皺摺後才讀起上頭的內容。

  『班長,你應該還記得今晚要做什麼吧?可別像那個膽小鬼一樣含糊過去。』

 

  他當然知道這句簡短的話代表什麼,更知道那位同學意有所指的對象是誰,於是唐瓜偷偷瞄向右前方縮著肩膀、頭已經不能再低的男學生,不停被坐在後面的同學拿著自動筆戳著後背,因為不予理會的關係而使得惹人厭的舉動更是變本加厲起來。

  唐瓜無聲地嘆口氣,終究看不下去地舉起手,不管前方的老師有無看見,便直接劈頭說道:「老師,關於第27題的答案解析,我還是有不懂的地方在,可以請您幫我解釋為什麼這個句子後面要用過去完成式嗎?」

 

  唐瓜的一席話在安靜的教室引起每個人的注意,講台上的老師走到唐瓜身旁,踩在地板上的高跟鞋發出清脆的聲響,而不少學生在發現老師來到附近時,趕忙停下放在抽屜裡滑著手機的手,有的則從打盹的狀態中清醒過來,而連同方才那男同學身後帶有欺負意味的小動作也跟著停住。

  「沒問題,老師很高興你有上進心,不過唐瓜同學,下次只要舉手就好,老師看到會過來你的座位旁邊,到時候有什麼問題再問,才不會打擾到其他用功的同學。」

 

  「對、對不起……下次我會多注意的!」唐瓜一手摸頭向老師直道歉著,接著聚精會神的聆聽老師詳細的講解,領略題目之後也很有禮貌的道謝。

  恰巧晚自習也跟著結束,教室前後的時鐘顯示著九點四十五分,三三兩兩的學生背起書包準備踏上歸途,老師也留下叮嚀後離去。

  眼看老師一走,教室裡剩下的人立刻聚在自己的課桌前,唐瓜默默掃過幾名因為人數不夠而併到他們班上的別班學生,最後視線放在欲有話說的某位同學身上——也就是剛才不斷拿筆尖戳著他人背部的同學,那頭違規用髮蠟上抓分出前後兩邊的黑髮顯得奇特可笑,刻意遮住上半臉的斜瀏海只露出一隻透露不滿的右眼,說道:「喂、班長,你剛剛是什麼意思?別總是護著那種人,正義感過剩嗎?」

 

  「我只是看不慣你們幼稚的表現,居然打算玩那種遊戲來趁機欺負別人,還特地裝用功留下來晚自習,所以說啊、你們會不會太閒了?」

  「……你也只有這時候能說大話,到時候可別嚇哭,正、義、使、者。」單眼的黑髮學生與身後的一群人不屑的譏笑著,然後一齊浩浩蕩蕩的離開教室。

  「我也倒要看看你們能玩什麼無聊的把戲。」唐瓜癟癟嘴,不予理會的自顧自整理要帶回家唸的課本,眼角餘光瞥見還站在右側、比自己矮小的身影,「你不用在意啦,我會好好處理的。」

 

  「班長、其實你不……」厚重的眼鏡壓著鼻樑,鏡片後的眼睛滿是愧疚。

  給了眼鏡少年一個安心的笑靨,唐瓜起身將椅子靠好,一邊說話,一邊把教室的電燈、門窗關好,「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在遊戲中作亂,我們只要盡快結束遊戲就好。」

  「我是想說……」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什麼都沒有。」

  「那就走吧。」

 

  門關上後的教室一片漆黑,卻有一團黑暗在聚集,形成像是『人』的形狀,而在那能稱之為『人的面貌』上,有對腥紅色的大眼……

  「他本不應該來的,他本不應該參加這場遊戲、但是……沒關係,遊戲還是能夠照常進行,沒有關係。

 

 

  桌球教室位在地下,從中庭另一側的樓梯開啟柵門後向下走,樓梯口旁是放置球拍等等的雜物間,球桌橫著兩排留有固定的空隙對齊向後排列,到最後只剩狹窄的走道通往廁所,因此左邊會比右邊少一張球桌,而走道旁則是另一間小型的桌球室,擺有兩張球桌,其中最靠走道的牆壁上面有一扇氣窗,下面則覆蓋著三面大型的鏡子。

  「四角遊戲一次只能四人進行,我們有八個人就抽籤分成兩組,抽到藍色是先開始的四人,其他人就等下一輪。」

  唐瓜在伸手之前,其餘人早已迅速抽完籤,彷彿刻意般,獨獨只剩來不及的他和眼鏡少年兩人。

 

  略感不爽的唐瓜看著故意放到自己眼前的籤,當然不想讓那些計畫好的人稱心如意,於是便奪下另一只籤,可是在他打開之後,籤卻不像他腦海中所想地會看到藍色的圓點,反而是沒做任何記號的空白。

  「沒想到讓班長逃過第一局啊,可是膽小鬼就不那麼幸運囉。」

  聞言,唐瓜轉頭看向另一人手中繪有藍色圓點的紙籤,「……你們!」

  「冤枉冤枉!我們什麼也沒做,是班長自己搶下來的呀!抽到什麼就是自己的手氣,別怪罪他人哪!」

  無法反駁的唐瓜只能不甘心的看著門關起,恨起自己的一時衝動,使計謀如願得逞,還害得眼鏡少年心不甘情不願得被迫進行第一輪的四角遊戲。

 

  「班長有時候就是太多管閒事,難道不知道這樣很容易會吃苦頭嗎?」

  ——關你什麼事,這種事我心知肚明,還用得著你說嗎?

  「是啊是啊、萬一被事後報復怎麼辦?雖然那行為是很過分沒錯,但我不想被惹麻煩,何況那傢伙在外校有很多朋友。」

  ——朋友多了不起啊?人倒是不怎麼樣啊。

  「聽說之前就有管太多的人在放學期間被外校圍毆,據說就是那傢伙指使的……」

  ——喂喂、道聽塗說也該有個限度吧?

 

  褲子口袋內的手機突然傳出鈴聲,阻止了唐瓜差點破口大罵的衝動,他拿出手機,望見上頭來電顯示是自己無比熟悉的名字和號碼後,便果斷按下通話鍵。

  「茄子嗎?怎麼了……」

  『總算接通了!唐瓜你還在進行遊戲嗎?別管了!就算在途中也罷、總之快點離開!』

  「……咦?哎?慢著,你叫我離開是什麼意思?」

  『遊戲只是幌子!再不快點的話瘴就會……等、加加知學長——喀。』

  「喂?茄子?喂!」唐瓜盯著莫名其妙就通話結束的手機,赫然發現螢幕裡的訊號格是無訊號的狀態,而後他也察覺到——四周會不會太安靜了?

 

  唐瓜轉過身,先前和自己待在一塊的三名學生不知何時便已消失無蹤,小型桌球間的門也聞風不動,看不出遊戲進行到哪裡,或是遊戲結束了沒。

  「不會吧……」他望向走道末端,廁所裡依稀記得沒打開過的燈卻一閃一閃著,無不是在彰顯著那裡有什麼似的,然而,燈卻熄了。

  接著,宛若連鎖效應般,由廁所那處的日光燈漸漸熄滅亮光,黑暗也同時向著唐瓜越發靠近。

 

  他反射性邁開雙腳,不顧一切的踏上樓梯跑回上面,雙手撐著膝蓋,唐瓜大口喘著氣,稍有忌諱的不去看樓梯下面深沉的黑暗。

  「……班長?」

  旁邊傳來的聲音著實嚇了唐瓜一跳,待他看清對方那戴在鼻梁上的厚重眼鏡後,才放下緊繃的說:「太、太好了!原來你也沒事嗎?我還以為你在遊戲中途……!」

  ——為什麼會在這裡?直到現在門都沒有打開過,怎麼可能會有人出現在這?那會是……人嗎?

 

  而就像在證實唐瓜的猜測一樣,眼鏡少年的右半身有什麼黑色的物質在溶解,慢慢地、右半邊全成了黑色,宛如被深不見底地黑暗包覆住似的。

  「班長,這是不行的,時間將近,遊戲也快開始……不允許有人中途棄權。」

  一半漆黑的少年,或者說是擁有一半樣貌相同的黑色半身的少年,像沒瞧見唐瓜映上懼怕的雙眼,依舊逕自地緩慢陳述著說:

  「充滿恐懼的遊戲,讓恐懼蔓延的遊戲,參加的演員們都到齊了,那麼——」原來右半邊沒什麼情感波動的臉上,嘴角卻是上揚到一個不可能的詭異弧度,閉起的眼也在同一時間睜開,露出那不祥的紅色眼睛,腥紅如血,「——遊戲開始囉。

 

 

  傍晚十點零七分。

  為了追捕昨晚的瘴,加加知一行人便提早一些時間來到學校躲藏等候,極力避免遇見晚自習結束的學生與老師而招惹麻煩,他們選擇了新大樓三樓的樓梯口,除了是監視器死角之外,同時二樓則有連接教學大樓的空中走廊,抵達教學大樓後也只要一個轉角就能從樓梯向下直達桌球室,也能迴避從正門進入會迎面碰上的學務處還在辦公的主任們。

  茄子盯著腕上的手錶,還有約略二十幾分鐘左右分針才會指在羅馬數字六上,這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便被他拿來找些事情消磨,他從後背包裡拿出素描簿,然後翻開新一頁,在空白處開始畫起畫來。

  「在畫什麼?」阿香不禁湊過去一看,只見才不過須臾,白紙便已被各式各樣的插圖給填滿。

  「很多很多就是了。」

 

  「這個。」指著左下角的圖畫,加加知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柔軟,「我很喜歡。」

  話一出,每個人像是起了好奇心,立即湊上前去查看,小白更是將前腳撲上茄子的腿作為支撐,從手臂下方探出一顆白色的腦袋,牠說:

  「哪個哪個汪……啊!這不就是金魚草嘛!鬼灯大人的喜好果然和以前沒變的說!」伸出的狗掌拍了拍紙上一株長在草上的金魚,小白吐著舌,尾巴歡快地搖擺著。

  「小白你又忘了、是加加知大人……」柿助倒是不同小白那般興奮。 

  「啊、對吼!怎、怎麼辦汪……」經柿助一說,小白便想起前些日子加加知嚴肅的要牠們糾正稱呼,以及因為自己不小心唸錯而露出意味深長的冷笑的加加知。

  路里奧收起翅膀,立在小白的頭上,說:「你該慶幸加加知大人正沉浸在金魚草的魅力當中,而沒有注意到你的口誤。」

 

  桃太郎欣賞地瀏覽那些塗鴉,之後眼尖地發現畫紙一角的白貓,畫得十分寫實生動,然而貓的四肢卻讓桃太郎百思不解,於是便啟口詢問道:

  「那這個貓是……」

  「這是白澤學長自創的角色,叫做貓好好,不過我畫得沒那麼像就是了。」用筆撓了撓腦袋,茄子垂下眉毛,表情有些懊惱。

  多道帶有不可置信的目光全數投向一邊雙手掛在欄杆上發呆的人,感覺到炙熱視線的白澤則不解的回看回去,「……為什麼一個個都盯著我看?」

  「白澤社長,能讓我們看看、呃……貓好好嗎?」

  「嗯?可以啊。」狐疑地點頭,白澤拿出手機滑開密碼鎖,點出圖片匣裡的其中一張圖,再把螢幕轉向桃太郎,「喏,這就是貓好好。」

  那和茄子所畫的貓一樣是純白的毛色——但五官卻像是幼兒第一次握起蠟筆而畫出的線條塗鴉般,四肢則是由直線組成的腳,整體而言是完全沒有立體概念的一張畫。

 

  「真不知道該怎麼評論呢。」阿香掩著嘴,說得很是委婉。

  「呃、線條挺不錯的,剩下我不予置評……」桃太郎說完,心虛地把視線移開。

  「何等詛咒的玩意。」加加知蹙眉,眼裡盡是露骨的嫌惡,巴不得不願多看一眼。

  「果然原作最富有藝術感了!」眸光放亮,茄子跳到白澤面前,輕扯著對方的衣角,像在哀求似的要白澤把圖片傳給他。

  自動過濾掉某人的言論,白澤將手機交給茄子隨他去弄,而後換上嚴肅的表情,說:「我說、你們……別這麼鬆懈啊。」

  「直到剛才都在發呆的人難道不覺得這句話很沒說服力嗎?」

  對於加加知的話,白澤正想出聲反駁,但旁邊專心用著手機傳圖片的茄子卻驟然驚呼,不等人提問,茄子連忙道:

  「……時間!」

 

  聽懂茄子所說,加加知也拿出手機確認時間,電子產品的螢幕冷光打在加加知俊秀而堅冷的臉上,那雙狹長的眼在看到數字的當下又瞇細幾分。

  「才剛到三十分……」

  「不、不是的!」茄子急著搖頭否認,他亮出手機的桌面與手腕上的手錶,看起來有些慌亂,「我習慣把手機的時間調快五分鐘,手錶則是照正常的時間,但我剛剛比對了一下卻發現……全部都停在十點三十分,為什麼會這樣?」

  正當所有人都對這情形感到疑惑時,反倒是白澤陰沉著一張臉,隨即便不多說地跑下樓,眾人見著也當機立斷地跟了上去。

 

  他們來到二樓,便看見白澤佇立在空中走廊前,卻遲遲不再往前邁進。

  「您連話都不吭地跑下來,又什麼話也不說地站在原地,到底怎麼回事?白豚。」加加知走到白澤身旁,不解地詢問,即便那問句聽來就如同肯定句般,加加知很確定白澤知道些什麼。

  瞟了對方一眼,白澤這才緩緩解釋:「……我們被瘴耍了,時間早在我們不注意時就停止不動,唐瓜他們玩的遊戲或許已經開始一半了。」

  「那您怎麼還不前進?」加加知挑起眉,又問。

  「我也想前進!可我無法過去……」白澤回話的態度多了不耐,臉上是難得的焦躁,「似乎有什麼力量阻擋在前,這也許是瘴為了困住我們的……加加知?!」

 

  白澤瞠大著那對桃花眼,詫異的神情全顯現在臉上——他望著加加知毫無動武之力地來到空中走廊上,似是壓根沒有任何阻礙一樣。

  見狀,白澤嘗試性地抬起手,卻不像加加知那般容易,他彷彿觸碰到了一面阻擋他前行的隱形之牆,而後,白澤也發現,所有人都能輕易通過,卻唯獨他自己不能。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靜默之中,只剩茫然的呢喃。

 

 

  茄子覺得一切事情發展地太過突然。

  先是時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止步不前,再來就是所有人都能進出自如的空中走廊,對白澤來說卻是無法踏入之地,這也讓白澤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慌,不斷思索著解除那形同結界的屏障的方法,卻依舊沒有著落。

  其實茄子很想幫上白澤的忙,但他知道自己不像加加知和阿香擁有神力,且還是名神使,靈感也沒有桃太郎那麼強烈,強烈到能發現細微之事,或是不尋常的地方,甚至是小白、柿助與路里奧都各有長才,本身又是動物靈的關係能做的事也多,而他,就只是個普通人,普普通通的人。

  雖然心有不甘,茄子還是決定打起精神來。

 

  這時,離教學大樓最近的茄子忽然看到長廊末端的人影,因站在暗處而看不清面孔,讓他不自覺走近一看,瞧見對方配帶著眼鏡與熟悉的面貌後,他語帶訝異的開口:

  「咦?你不是也應該在遊戲中的嗎……難道、遊戲結束了?」然而對方卻完全不回應自己,茄子只覺奇怪,便把手機拿出來,想打給唐瓜確認一下,無奈卻一直打不通,又重複試了幾次,沒想到對方便開口……

  「結束?遊戲還沒結束——」臉孔在瞬間徹底崩毀,露出深不見底的黑暗,「——我和我的宿主也不希望結束。」

  「你怎麼……哎?難不成你——是瘴!」眼前的人那對充血的腥紅眸子讓茄子下意識地後退幾步,越發靠近的黑色身軀使他的身子變得無法動彈,只能睜大眼睛看著那咧開的嘴角與即將襲向自己的手。

 

  下一秒,刀光劃出紅色的軌跡,斬斷的黑色手臂掉落在地,茄子發愣似地看著加加知凜冽的右臉上紅光閃現,雙手握著一把刃面繪有紅色神紋的武士刀,擋在自己面前。

  加加知的一擊終究沒能對瘴構成致命傷害,瘴歪了歪頭顱,不祥的腥紅色大眼直視著所有人,它的身影卻逐漸淡化,「終於等到你們,我很期待你們的死去……新一輪的遊戲就要準備開始。

  瘴原本所在之處如今空無一物。

  茄子從方才的驚嚇中回過神,他趕緊撥電話給唐瓜,卻是一連好幾通的無法接通,待他再次按下通話鍵後,手機那頭終於響起接通的聲音。

  得知唐瓜目前平安無事之後,他馬上以簡短的方式告知始末,可話才方說不到一半,茄子便看見加加知逕自衝向教學樓內,他只好暫且不管通話,急忙大喊:「……等、加加知學長——」

  然而,後方拔高音調的叫喊卻蓋過他的後半句話……

 

  「慢著!加加知!這次的瘴是共生型,你不能一個人對付……」

  聽聞白澤的大聲制止,加加知身子一頓,轉頭回望,似蛇的眼透著冷冽,「您的意思是——要我等您想辦法破解那不曉得該如何解開的結界?如果是的話,很抱歉,那太慢了。」

  「喂、聽人說話啊!混蛋!快回來!」眼看著再次邁開腳步的加加知,卻無能為力喝止。

  另一方面,天空無預警出現弦線圍成的大型結界,包圍之下的建築在產生疊影後便即刻恢復原貌,白澤只能啞然無言地看著阿香也衝進教學樓內,「白澤大人,請放心,我會負責看顧好加加知同學的!」

  「所以說不要每個神使都隨便擅自行動啊!可惡!為什麼偏偏會這樣……」白澤萬萬沒想到自己收的神使全然不聽自己話也就算了,連平時好相處的阿香也是這樣,握拳的手奮力敲向那面隱形的屏障,縱然清楚這是白費力氣之事,屏障依歸無動於衷地立在面前,白澤還是不死心地嘗試一遍又一遍。

 

  白澤終究停下動作,然白芒卻倏忽乍現,褪去白光之時白澤便換上一身飄逸的古風服飾,眼角旁浮現深紅色勾月,吊高的丹鳳眼此時半掩著,周遭起了旋風,風撩起瀏海,紅色天眼顯露在白淨的額上。

  「社長……你這是?」

  「……你們,都給我退遠點。」白澤抬起眼,眼底閃過一絲堅決,唇角上揚,勾起弧度,接續道:「嘛,儘管會喪失所有神力,不過區區這點代價倒也無妨,我也不惜將之破壞殆盡——如果這為必須的話,可我想先賭賭看,賭另一個可能性,或許能夠輕易破除結界。」

  語末,白澤的視線轉移到了茄子身上。

  「雖然桃太郎很有資質,但要是我收他作為神使來差遣的話,就太對不起他身邊那三個可愛的小傢伙了,所以——」

 

  「——茄子,要是你願意成為神使,我們現在就能締結契約。」

  「哎?」聞言,茄子不禁發出疑惑的單音。

  「但你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一旦締結靈魂契約之後,你便回不去日常的生活,這事務必要考慮清楚,因為有時候……平凡也是種幸福。」頓了頓,白澤朝茄子攤開手掌,臉上掛著微笑,「即便如此,你還願意嗎?」

  「我……」猶豫地注視著面前的手,茄子掙扎似地閉上眼。

  他想拯救他最要好的朋友,也想幫助加加知、阿香,還有白澤……不想冷眼旁觀,想盡一份力,那麼、答案很明顯了吧?

  再次睜開眼,目光堅毅的迎向對方,他道:

  「我願意與白澤大人締結契約!」

 

  「我,確確實實地收到了!」俄頃,耀眼的白光充斥,湮沒了黑暗。

  由古怪的花紋所編織組成的紫色圖騰環繞一圈在右手腕上,散發出柔和的紫色光芒,神的氣息明顯。

  那是神紋,神使的證明!

 

TBC.


距離上次似乎過有點久,不好意思靈感因素的關係,熬到神使07出了買了看了才開始敲Orz

這次訊息量似乎有點大,然後這隻瘴真大牌,從章五上到章六上都還在冒泡刷存在感,章六下估計還是戲份不減,雖然是我寫的就是了……

有話本來想留到完結後放設定再說的,但我有點忍不住、不得不說寫這篇的時候都有種自己在寫魔法少女的既視感(#

尤其是白澤變身的橋段,還有締結契約的部分當然不是QB那種坑人的契約,超像『與魔法少女締結契約!成為保護魔法少女的專屬騎士吧★』,上面這句請用類似少女音的萌音來唸((乾

然後章六又分成上下真是勾咩Orz

另外這次爆字數是因為先暫且停更利艾那篇也是,因為七月快來了,而八月是Cwt37,要弄認親禮物,所以要暫時陷入電繪的修羅地獄也許還會不小心畫出這系列的圖,順便當作休養期,結束了就會回來繼續更這樣,如果本氣爆發的把圖三倍速的畫完那就會提早來更新了OAO//

於是,謝謝忍受那麼長的廢話,明明是來放文章解說的、卻被我的廢話填滿了QxQ

评论(5)
热度(3)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