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六章 下

注意:

1.OOC肯定,長篇駕馭力負值的產物。

2.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3.久等了,雖然某些地方稍嫌草率Orz


《未央》

  


  第六章 下

 

  四周是無盡的漆黑伴隨,因此無法窺見那被黑暗屏蔽在外的月亮,也使得在教學樓裡面無從迎來皎潔的月光,連同所處之地只剩違和的靜謐與自身的腳步聲在迴盪著,種種不安感營造出森森的陰冷氛圍。

  所幸不全然只有黑暗——兩條泛著淡藍色光輝的弦線朝著深不見底的黑色無限延伸,溫和的光暈點亮周遭的空間,宛若引路的燈火般,指引前方的路途。

 

  「加加知同學,不等白澤大人真的好嗎?」阿香蹙著眉開口,一邊留意前方而不斷放出弦線,一邊在意著被遠遠留在後頭的白澤他們。

  「……別管他,要是這麼拖拖拉拉下去,瘴就不用抓了。」加加知沉下臉,右臉的紅色神紋紅光閃爍,柔光卻沒讓原就難以親近的面容變得柔和,反倒更加堅冷。

  話題就此中斷,這讓阿香感到苦惱不已,深知加加知個性的她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她也挺擔心光靠加加知和自己能不能解決這次的瘴——尤其又是以白澤所說的共生型的瘴。

 

  瘴,是由人類失衡的欲線吸引而來、吞噬人類的妖怪,它又分為寄生侵略型與共生型,通常遭到前者的瘴所寄生的人類宿主不會有自我意識,甚至不曾感覺到瘴的存在,然而,共生型卻不同,宿主知曉體內有瘴,意識清醒,卻分享自身供瘴使用,與之共生。

  但兩者皆相同的是,當瘴被消滅時,曾被瘴所吞沒的宿主,以及看見過瘴的人,都會忘記瘴的存在。

 

  無預警鬆落的兩條線拉回了阿香的思緒,她面不改色地收回線且將之攥緊,左手背上的神紋發出青色光輝,淡金色的眸子難掩警戒。

  「加加知同學,前面好像有什……咦?」回過頭,疑惑的單音取代剩下的話語,阿香赫然發現原和她走在一塊的身影消失無蹤,此時她的背後空無一人。

  她暗自咬唇,阿香有些懊悔自己的不省心,太過專注思考著瘴的事情而沒去注意到同伴的行蹤,但她很快地拋下自責感,換上戒備的姿態,直視眼前。

 

  漆黑之中傳出的步伐聲漸趨清晰,毫不掩飾越發靠近的距離似的,足音漸漸驟大,朝著阿香愈來愈接近。

  然後,帶有些許地不確定,阿香呼喊道:「……加加知同學?是加加知同學嗎?」

  足音消停,在短暫地安靜無聲之後,阿香看見一道紅色的光芒,她露出笑容,可不一會兒那笑卻在轉瞬之間崩毀,下一秒,發著青藍色光暈的弦線全數從她纖細的指上解開束縛,呈放射狀地包裹住躲藏在黑暗裡頭的某種東西。

  「你的目的是什麼?加加知同學在哪裡?請務必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也不會客氣!」話方落,天花板便降下藍色線雨,全部扎進被青色所包覆的物體。

  攻擊停止後,阿香絲毫不敢鬆懈地緊盯著接受線雨洗禮後的一地殘骸。

  「錯了,錯了,抓錯了。

 

  看著慢慢匯聚成一團的黑色人影,漂亮的眸子染上一絲驚愕與恐懼。

  「真正的鬼,不在這裡。

  充血的腥紅色大眼,在黑暗中嘲笑著。

 

 

  加加知皺著眉頭,一言不發地看著先前阿香走過的轉角,而後又一聲不響地邁步前進,經過了三年級教室的走廊,他繃起臉,再次盯著和方才如出一轍的場景。

  自從他之前已繞過無數次相同的轉角後,加加知這才肯定了一個事實——他遇上鬼打牆了。

  「還是一樣嗎?」大致猜測到這或許是瘴的陰謀的加加知,原以為刻意去走就能找到瘴,便不死心地重複許多次,沒想到卻只是徒勞無功,這倒讓他多少有點失望,也有些不爽的成分在。

  「你果然還是不按牌理出牌啊,正常人不是知道沒用後就會試著掉頭嗎?加加知。

  當然,他會不爽的原因也包括那個聽得到、卻不見人影的聲音一直在他身邊團團轉,搞得他莫名煩躁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加加知完全不想照著對方給的提示往後走。

 

  於是,加加知秉持著自己不知從何而來的堅持,他抬起腿,踹開了轉角旁的教室前門,大有『既然路不能走,那我就自己開路過去』的意味在。

  然而,在加加知越過門的瞬間,原是教室的空間倏地變得扭曲起來,最後出現在他眼前的則是三面大型鏡子,其中之一的鏡面內是之前差點襲擊了茄子的瘴。

  「啊啦、看來對方也察覺到加加知不照常理的舉動了,索性就不打算多作隱藏了呢。

  「閉嘴,有種在我消滅瘴之後現出真面目,如何?」

  「我可不會簡簡單單就順著你的意,加加知。」那聲音低了幾分,但隨即又恢復原本輕快的語調,「況且,我們會見面的,很快就會,喔、我忘了說了——

 

  要是對方就在自己面前的話,加加知大概覺得對方會是一副無表情的面容,並且用著極為冰冷的口吻向他陳述著……

  「——這也得看你有沒有本事在這場死亡遊戲中存活囉。

  而在拋下這話後,聲音就不再響起,加加知也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取而代之則是眼前的瘴所釋放出的壓迫感。

  似蛇的黑瞳並無畏懼地迎向那雙不祥的紅色大眼,烙印著紅色神紋的武士刀刀鋒筆直地指向緩緩步出鏡面的瘴,加加知說:「那麼,在我好好歸納、釐清那聲音的線索之前,得先把你解決掉才行。」

  語畢,加加知主動衝向瘴,打算採取速戰速決的他在到瘴的面前時迅速躍起,在空中運用翻轉落至瘴的後頭,一個轉身與提刀攻擊的動作十分流暢,加加知以為他能砍中目標,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擊中鏡子而散落在空中的鏡子碎片,透過破碎鏡面的反射瞧見背後黑影的加加知趕忙轉身,刀刃擋下了往自己撲抓過來的黑色手掌。

  「嘁!」推開瘴以後加加知便立刻與之拉開距離,他單膝跪地,狹長的眼注視著瘴的一行一舉,像是要搜尋弱點,抑是要看透它的下一步的行動般,緊緊鎖定著而不輕易移開視線。

  瘴卻不為所動,僅僅是佇立在原地,那對腥紅大眼彷彿也在觀察著,觀察著自己,最終它咧開嘴,揚起歪斜的笑容,瘴笑道:

  「來玩吧,被鬼抓到就輸了,讓那些只會欺負我的人——

  「來玩吧,被鬼抓到就輸了,讓那些討人厭的神使——

 

  瘴的嘴中傳出兩道不同的聲音,刻意拉長的語氣漸漸重疊在一起,似是本不相同的兩種音色混雜而成的不諧之音,「——『死在這裡』!

  匡啷一聲,原先剩下的兩面完整的大型鏡面也頓時碎裂,碎片沒有落地,它們像是忽然有了生命力,全數往加加知急速飛去。

  「!」見狀,加加知雖然連忙逃開,卻依舊不能鬆懈。

  很顯然地,它們絲毫不打算停止對加加知的追擊,反而一個個緊隨在後,饒有要扎穿前者的架式在。

 

  ——追擊戰什麼的……這是第三次了!

  有些狼狽地再次躲開那些銳利的玩意,加加知沒有餘力去看身上被劃開的傷口有幾處,他必須在狹小的空間裡迴避後方的追殺,也必須想盡辦法消滅埋伏在一旁的瘴。

  碎片刮過臉頰留下熱辣的疼痛,也一併流下了鮮血。

  「抓到你了——

  突地,一隻全黑的手出現在加加知的眼前,伸向他的臉,黑色即將要掩蓋住他的雙眼……

 

 

  「——嗯?

  襲來的黑暗卻硬生生停下,後背也沒有被刺穿的痛苦,加加知呆愣地看著瘴的雙臂被弦線死死纏繞著,而後頭的鏡子碎片則是被亮著紫色光芒的透明之牆所抵擋。

  「趕、趕上了!加加知學長!」

  「沒事吧?加加知同學!」

  聽聞兩道熟悉的聲音,加加知的目光投向了聲音的來源——是突然憑空出現在空間內的阿香,以及一旁的茄子。

  然而,再仔細一看,茄子的右邊手腕上是環成一圈由古怪的花紋所編織組成的紫色圖騰,靜靜散發著溫暖而柔和的紫色光輝。

  那是神紋!神使的證明!

 

  「茄子……你這是?為什麼會……!」加加知不解地盯著茄子右腕上的神紋,詢問的話才方脫口便就此打住,他立刻聯想到了某位被困住的上古神獸。

  ——是白豚那傢伙!

  「我和白澤大、學長締結了契約。」話頓了頓,茄子偷瞄一眼加加知,看出對方沒特別在意自己轉得過於生硬的稱謂後,才接續說道:「很多事情說來話長……不過現下必須等消滅瘴之後才能詳加說明了!」

  「啊,我知道。」頷首,右臉的神紋閃現,加加知反握住烙有紅色神紋的武士刀,壓低身子,重心擺前,「可以的話,後援就交給你們。」

  「務必請加加知同學盡情攻擊!」兩手拉緊弦線,雙臂交疊於前,阿香道:「援護交給我們!」

 

  這時,茄子也喚出比自己高出一顆頭的巨大水彩筆,沾著紫色顏料的柔軟筆尖在空中畫出一個大大的弧度,茄子對著加加知大喊:

  「除此之外、我們也會幫忙加加知學長製造空檔的!」

  聞言,加加知勾起嘴角,眼裡盡是對首次與其他兩位神使共同合作的躍躍欲試,「那我就不客氣了。」

  話才剛落,所有人都在這一秒行動了!

 

  從天而降的線雨不規則地落在瘴的身上,參差交錯,禁錮住瘴的行動,可對方也不會簡單就此屈服,瘴使力扯著弦線,而後身上的桎梏一鬆,它便輕易掙脫開來,相疊的兩道聲音怒吼道:「這是沒用的!你們的小手段是沒用的!

  黑色的人形忽然改變,它多出兩條手臂,臉上又多了另一雙紅色眼睛,四顆眼珠子不停轉動著,接著全部鎖定到加加知後方的阿香上,便趴臥著身軀迅速爬行過去。

  眼看瘴即將逼近,阿香卻是揚起唇角,抓準瘴作勢要攻擊自己的時機向上跳開,身子平穩地佇立在如同鋼索搭在空中的弦線上,她動了動手指進而牽動纏繞在指上的弦線,然後一張藍色線網覆蓋到瘴的上頭,再次困住了瘴。

  加加知淡然注視著六條手臂不停在線網中掙扎的瘴,他三步併作兩步地再次來到瘴的面前,右手反手握住的刀把換到左邊,劃出紅色刀光,頓時一次斬下瘴的三條手臂。

 

  「啊啊啊啊!不可原諒!不管是那些傢伙、還是該死的神使——通通不可原諒!」被傾注神力的武器所切下的斷口無法復原,瘴發出巨大咆哮,舉著剩下的手臂朝著加加知胡亂攫取、拍打。

  筆尖在空中作畫,紫色勾勒出圓滑的線條,繪出由神紋相連而成的圓圈,當中間最後一筆的『鎮』字完成時,瘴的腳下也同時出現發著紫芒的圓陣,因而壓制住它的動作。

  「加加知學長!就是現在!」

  加加知收到茄子的指令,於是縱身一躍,舉起刀朝著瘴的頭顱砍下。

 

  「不!這不可能!這和那位大人說的不一樣!

  「什、麼?」聽聞瘴所說的話,加加知立刻聽出話中的蹊蹺,但他還來不及收回自己下一步的動作,刀刃便已刺穿瘴的心口,刺出扭動的黑色欲線。

  當被挑出的欲線化作光粒後,瘴的身軀也跟著消逝,遺留一句喃喃自語隨風消弭:

  「不應該會有第三位神使,他們應該全死在這裡的、那位大人是這麼……

 

 

  扭曲的空間全在瘴消滅後恢復正常的模樣,學校沒有任何損毀,教學樓也沒有留下任何戰鬥過的痕跡。

  被牽扯進去的學生們及瘴的宿主在各自的教室醒來,他們不記得有關瘴的一切,事後也被校內正在巡視校園的工友催促著趕快回家。

  而在離國中有一小段距離的住宅區公園內,有一群人聚集在此……

  「事情完美解決,真是可喜可賀——你們覺得我會這麼說嗎?」換回私服的白澤瞇起眼,視線掃過站在自己面前的兩個人,他如同往常般笑容滿面,但卻感受不到其中的笑意。

 

  「白澤學長、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看出白澤正在氣頭上的茄子飛快地舉起手,膽顫心驚地道歉著。

  「茄子你在說什麼?第一次使用神力想必現在渾身無力吧?你先和唐瓜去一旁休息休息,順便和他說明一番始末,桃太郎也是,帶著小白他們去玩玩溜滑梯、蹺蹺板也行,因為有些事情——」白澤笑著擺擺手,催趕著茄子和桃太郎暫時離開,然後他再度看向一邊的兩人,啟口:「——我要和加加知和阿香當面好好談談。」

  平時不生氣的人,一旦生起氣來是很恐怖的。與桃太郎不約而同地想到這句話的茄子,嚥下口水,乖巧地點頭後,便識相地轉身離開,拉開些距離,深怕下秒砲火會波及到這裡。

  「那麼、關於兩位近乎魯莽的擅自行動這點,老實說我很不高興喔。」那雙上勾的桃花眼帶著冷意,白澤雙手環著胸,嘴角還維持著上揚的弧度,「我先說清楚,我才不會因為『丟下我不管』那種小家子氣的事情而感到憤怒,我可是神獸喔!象徵祥瑞的上古神獸白澤,所以啊、我知道那是分秒必爭的情況,也很抱歉我給你們拖了後腿,但你們也不應該如此獨斷獨行。」

 

  「這話請恕我無法接受,我……」加加知話尚未說完便被搶先一步打斷,他沉下臉,眼神冰冷地盯著捉住自己衣領的白澤。

  「給我住嘴,加加知——」白澤低垂著頭,瀏海遮住了那雙總是帶笑的眸子,抿著的唇瓣失去了些血色,而那捉著衣領的雙手卻發著細微的顫抖,沉默良久,加加知這才聽到白澤再次開口:

  「——難不成你是笨蛋嗎?你以為自己擁有神力就很了不起?甚至足以單槍匹馬、只憑一人就能打敗共生型的瘴?別說笑了!縱使你是神使,可你依舊還是個人類!」

  「要是有個萬一怎麼辦?你們都給我意識到啊、不要因為有了力量就忘記人類的生命是很脆弱的這一回事……」

 

  「更何況,加加知你、你是第一個……你可是我第一個收的神使,我可不允許自己的神使輕忽自己的性命安危,或是隨便在我眼前……總而言之,我絕不允許。」

  靜靜聆聽著同宣洩般地全數吐露而出的話語,加加知沉默地凝望面前的人,他想對弄皺他衣服的白澤說些什麼,腦袋裡卻一片空白,拿不出話來數落,找不到任何隻字片語來反駁,最終加加知也只能嘆氣。

  ——何況自己的神都這麼說了……

  放棄與白澤爭鋒相對的聲音聽來顯得有些無力,加加知說道:「那麼,請白澤學長告訴我……那個聲音。」

  「咦?你說……聲音?」聞言,白澤馬上抬起臉,臉上寫滿困惑。

  「是的,聲音——自從成為您的神使以後就開始出現的聲音,似乎很了解我們所有人,然後……你曾因為那聲音失常過一次。」當時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加加知琢磨著用詞,繼續說:「而聲音的主人是誰……我覺得您會知道答案。」

  說完,他直視白澤,等待回答。

  「……啊啊、是呢,我大概知道是誰。」白澤放下抓著加加知衣服的手,掌心貼著自己的額頭,「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加加知。」

 

  「我想想,這該如何說起呢?還記得我記不起你們的這件事嗎?或許,是因為那傢伙也說不定。」歛下眼,白澤移開視線,不自覺望向遠處因話題而好奇接近的茄子他們,他無奈的笑了笑,招招手讓他們過來。

  加加知順著白澤的視線,也發覺到所有人都不知不覺地靠過來傾聽對話,他也就隨他們去,加加知只想從白澤口中釐清真相,「這是怎麼回事?」

  「兩個月前,在我還沒下凡的時候,我一半的神力被那傢伙奪走了,好像連同記憶一起……」白澤背過身,帶著自嘲的口吻接續著說:

  「……而為了奪回我失去的記憶與那一半神力,我才會來到這裡,來到加加知你們的學校。」

  語畢,白澤回眸一笑,加加知能看見墨色的瞳眸裡倒映著今晚的月圓,不禁認為自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曾見過這畫面。

 

TBC.


又到了後記時間,這篇五千四百多字,算是賠罪、很抱歉這麼久才更新Orz

然後鬼月剛到,結果稍微恐怖的環節就結束了這樣,目測之後的劇情也不會有這方面的,大概要開始進入主線了。

勾咩、感情線依舊慢熱,不過還是有一點一點再慢慢升溫的,但也許會變成到最終章才心靈相通的那種鋪陳狀態OqO

是的,終於要逐步揭露真相了,不管是聲音的主人,還是白澤身上的種種謎團,或許在章七就會全數公布也說不定?

但是在下一章還會有一位重要的角色上線,剩下就等文章出來吧//

先聲明,即使未央到完結都還是慢熱的話,灑糖放閃什麼的,就全交給番外這樣。

題外話,在這邊恭喜零系列第五作『濡鴉ノ巫女』在9月發售!漂亮的妹子們千呼萬喚始出來!雖然對月姊沒有唱主題曲這點感到可惜,不過今天聽到的〈鳥籠〉實在各種感動各種激動,文章後半就這麼loop這首給拼出來了QwQ

於是就到這,等等晚上11點來看毛骨悚然撞鬼經驗,看看能不能增加利艾那篇長篇的靈感((居然

评论(7)
热度(8)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