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鬼白】Daisy

注意:

1.許久未見的第二人稱。

2.字數只有六百多一點。

3.很抽象的一篇小品文。


《Daisy》

 

 

00.

 

  「吶……」

 

 

01.

 

  微風撩起你那墨色的瀏海,你不禁瞇起眼,摘下因風而趁亂攀上來的白色花瓣。

  你將之放在掌心中央,像是捧著寶物一樣,仔細詳端著它。

 

  倏地起了陣風,你眼睜睜看著那片白瓣兒隨著風,飛舞,漂流,然後再次踏上旅程遠行。

  或許風聲,或許草動,你在聽聞背後那聲細響之後便回過頭。

  然後,你露齒而笑……

 

 

02.

 

  蜷著身體抱膝而坐,你享受著陽光灑在身上的溫暖,不禁細數著你萬般珍惜的日常,在四季如春的桃源鄉開著的藥鋪瀰漫著溫潤的藥香,有時是客人上門後的嘈雜,有時是徒弟安安靜靜的熬製著藥湯的往常。

  偶而,閒得發慌的你被來自地獄的輔佐官找碴,莫名其妙又幼稚的吵架開場,鬧得彼此僵持不下,一個不高興送走了惡鬼就跑去眾合地獄尋找慰藉,向艷麗的姑娘抱怨大早上被誰惹得心煩意亂,迷迷糊糊喝了不少,不外乎又是傍晚醉著回家。

 

  ——沒什麼不同,依舊稀鬆平常。

  思及此,你撇撇嘴,望著手上握著的白花,你沉默著。

 

 

03.

 

  「你是否聽見,我心中的喧囂?」

 

 

04.

 

  其實你有些數不清自己獨自一人過上了多久時間。

  久到感情冷卻,燃燒的愛也能轉瞬成煙。

 

  久而久之,一眨眼,人事已非。

 

05.

 

  早該知曉回頭的時候便已無人在此處等候,揚起的嘴角卻還是不嫌累地展露笑靨。

  攥緊的白色雛菊業已失去原有的光彩……

 

  後悔嗎?

  就這麼無聲注視著對方離去……終至無法開口傳達。

 

  「吶……」

  親吻枯萎的白色花朵,聞不到飄散的花香,你卻嚐到了鹹澀的味道。

 

 

06.

 

  「……告訴我吧、鬼灯。」

  ——我是否能成為,渴求永遠,卻於孤獨中殘存的、堅毅之人呢?

 

  你依歸在無人的地方,等待著不存在的回答。

 

END.


『我是否能成為 渴求永遠 卻於孤獨中殘存的 堅毅之獸』

因為月姊的〈Daisy〉歌詞而誕生的文,也就是末段部分。

想寫寫埋藏愛意直至鬼灯不在彼世了以後的白澤,是否會因此感到孤獨寂寞的故事,所以是這樣鬼←白概念的鬼白。

我似乎都下意識覺得只有白澤單箭頭的鬼白是不會幸福的,是不是病了我?

不過有些想表達的還是沒能表達出來,實在難過Orz

评论
热度(2)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