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全職高手/無CP】那些年我們一起上的文學史①

注意:

1.大學パロ,期末作死產物,多引用&修改原作對話

2.OOC可能,還在試水溫,BUG請無視。

3.只是個腦洞,CP自由心證。


《那些年我們一起上的文學史》

 

 

00.那些在原點的相逢

 

  那人在白板上寫下幾個字,然後轉過身面對著台下的學生,瞇起一雙略帶慵懶的眼,他的站姿隨意,有些無精打采,他說:

  「葉修,我的名字。」

 

  葉修——中國文學史的老師,同時也是今年中文系大一新生的班導師。

 

 

01.那些起初便預告的想像

 

  回顧三天前——

 

  榮耀大學在活動中心舉行新生訓練,耐不住開場的無聊,原本安安分分坐在位子上的中文系小大一們便開始向站在一旁的輔導學長聊起了系上老師們的八卦。

  「你們是問班導好不好相處嗎?葉老師人很好,沒什麼架子,教得很專業,是個認真的好老師!啊、麻煩幫我把水傳給後面的同學……」幫忙遞水的大二學長如是說。

  「哎!你們哲概的王老師兼院主任是大小眼,我可沒騙人喔,不信看我真誠的眼睛!」這位大三學長睜大的雙眼看起來很是無辜。

  「大家——聊天就此打住吧,馮校長已經在台上了。」另一位很擅長調動氣氛的大三學長維持起秩序。

 

  回到現在的課堂上——

 

  「第一天上課嘛,咱們就輕鬆點,對於未來課程有什麼疑問的,趕緊提出來,人在這,隨你們問。」一個停頓,似又想到什麼的從文件夾拿出幾張紙,葉修補充道:「……提問前報一下名字啊,哥就順便點個名。」

  看向底下齊刷刷舉起了手的場面,葉修也不馬虎,生來好看的手便就近點了位學生。

  被點到的學生報完姓名,開口道:

  「老師,你人真好,這堂可以不用上課。」

 

  聞言,葉修顯得無法苟同,「哥姑且把前半句當作誇獎,另外後半句妥妥的就是廢話了,你們沒課本沒教材是要怎麼上課?」

  「老師你要不要這麼現實……」

  「我實話實說嘛!下一個下一個——就你啦!」葉修將前面的控訴敷衍過去,而後隨手一點。

  見葉修點了自己,男學生起初有些訝異,後便面帶著委屈,「老師……我剛剛沒有舉手,也沒有想要問的問題。」

 

  「少年,話可不能這麼說,早一點發現問題,也好早一點解決,總比遇到困難時爆發狀況要好得多。」臉上映著「信我」大大兩個字,葉修示意對方繼續。

  「呃,我暗戀三年的女生……」

  「停停停,哥剛剛說的話還記得嗎?嗯?」

  「笨!老師之前說過要針對課程提問。」看不下去的女學生翻了個白眼,和一旁新認識的朋友小聲耳語,準備看笑話。

 

  葉修的表情很嚴肅,非常嚴肅。

  「我不是說過『提問前報一下名字』?你的問題我回答了,可你還沒告訴我名字啊。」

  ——原來那算問題嗎?等等老師你的重點不對吧?!

 

 

02.那些途中出現的意外

 

  上課後不久,教室的門忽然打開,冒出了三張臉,有兩張面孔讓新生們感到熟悉,至於另一張陌生的臉孔倒是引起不小的轟動……

  「哇靠!方銳學長快說那是誰!也太帥!」

  「這麼帥!不科學!」

  「嗯,這裡即將會是個看臉的世界……」

  「嚶嚶嚶好帥!一帆學長認識嗎?」

  「求搭訕!求認識!求詳細!」

 

  觀賞著小大一們對學長如此澎湃的熱情,處在安全地帶的葉修在接收到後者的求救目光後,總算是壓下止不住上揚的嘴角,「唉唉唉,沒看見你們的學長們都快被嚇哭了嗎?還不迅速果斷地坐好,騰出個演講台來,給人家留點空間吧。」

  「葉老師你不厚道啊,默默在角落偷笑、見死不救就算了,怎麼能說我們快哭了啊?」

  「行,既然我這麼不厚道,這堂課的出勤紀錄我會記得給遲到三十二分鐘的方大大登記曠課的。」

  「老師您聽錯了,其實我什麼都沒說。」說完,還在唇邊做了個拉上拉鍊的動作。

  望著導師與學長的互動,小大一們決定要識相的保持沉默,誰說面帶微笑就是在嘲笑的?出來!保證不打死你。

 

  「那麼、言歸正傳,兩位大二的喬一帆學長跟大三的方銳學長在新生訓練你們就認識我也不多說,而這位是咱們中文系的系草、榮耀大學的招牌,周澤楷學長,今年大三,小周打個招呼吧。」

  周澤楷一楞,思考著怎麼去組織反駁前文的話語,最終還是忽略對於葉修給他的介紹,只就後文回答:「……學弟妹,好。」

  「嗯,小周話還是說得很簡潔呢。」泰然無視掉現場對周澤楷爆發而出的積極回應,葉修讓三人入坐,接續中途被打斷的發問,「接著提問吧,有誰對這堂課有疑惑的——小喬請說。」

 

  放下舉起的手,喬一帆看見葉修一個頷首,這才禮貌的啟口:「請問葉老師使用的教材會另外選擇,還是跟我們二年級的相同?」

  「好問題,說起來你們那屆的文學史不是我教的,教材也和我不同,為避免麻煩,一樣延用你們的文學史課本,反正哥一樣能上,大一們還能跟上屆的學長姐借,省的多花錢……嘖嘖,看哥多機智,真是一舉多得!」

 

  於是,敲定了課本的版本,葉修一併請總務記下教材名稱,也不忘叮嚀著總務收全班的書費。

 

 

03.那些閒暇時發生的事

 

  「小周。」

  趁著下課,葉修叫住了周澤楷。

 

  「?」

  「我前幾天聽小江說——小周未來想從事教職?」

  「是。」乖巧的點點頭。

  「難怪會來修文學史。」得到周澤楷的肯定後,葉修指腹摩娑著下巴,眼睛閃過一瞬的晶亮,「當初看到名單,我就奇怪小周明明成績不差,不像方大大是來彌補學分,也不像小喬是來旁聽,陪陪緊張兮兮的小大一。」

 

  「嗯,文學史,必須更熟習。」

  「很好,知道小周你的志向以後,你在課堂上的應答與考試上的答題技巧我會更加挑剔,畢竟我在教學上可是很嚴肅很凶殘的。」

  對此,周澤楷只是望著葉修,微笑著不說話。

  「另外,要是小周如願從事教職,到時可不能太過沉默,為了幫助你練習,累積經驗,往後就幫我點名吧,但是不可以講學號,別欺負新生還記不住那些數字。」語畢,葉修果不其然收穫對方一記寫滿鬱悶的眼神。

 

  「怎麼?真想欺負新生啊?唉,原來小周也想使架子了……」

  「呃,是、不……」

  似是不見對方慌亂的模樣,葉修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葉修不用想也知道周澤楷這麼靦腆又負責任的人絕對不會擺出學長的架子。

  那麼人家還在緊張什麼?不外乎就是想解釋自己是單純抱怨不能唸學號這點,儘管有些不擅言辭。

 

  「要加油喔,小周助教!」

 

 

04.那些來不及問完的問題

 

  其實提問到後來也是漸漸偏離了主題。

 

  「老師!要是遭逢國定假日、無法補課又臨近期中考的情況下,老師會打算修改考試範圍嗎?」

  「什麼叫我打算啊?真要碰到,拼了命的也要教完呀!這是職業素質,我就知道你們完全理解不了素質這種東西。」

 

  「老師,我好討厭英文,為什麼進中文系還要上英文?」

  「事實上我也很匪夷所思,但對於未來而言,英文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門學科。學好一點,肯定有幫助。」

 

  「老師會想教書教到什麼時候?」

  「希望可以永遠教下去吧!」

 

  「聽方銳學長說老師很喜歡抽菸!」

  「喲,消息這麼靈!」

  「多喜歡?喜歡到什麼程度?」

  「喜歡到在固定月支出特別獨立一個出來,菸可是生活必需品啊親。」

 

TBC.


啊、是今年的第一更呢(*´艸`*)


然後先說這都是班導的錯!!!

稍微詳細一下我們班導↓

班導

性別:男

年齡:看起來單身但其實已經結婚的歲數

最愛:酒

興趣:書法

口頭禪:哇賽!

語錄:

「沒有酒可不行!」一有機會就提連別堂課上也作為教材出場過

「好在我有這支比較粗的白板筆!」白板筆在課堂上提到超多次尤其強調是粗的

「自從我的白板筆不見以後,我就不喜歡寫白板。」要不要這麼任性啊老師

「還有問題嗎?有問題看醫生啊。」就算有問題也不想問了啦XD

「你們也知道我很愛喝酒,甚至喜歡到在每月固定支出都特別給酒獨立一個出來,酒可是生活必需品啊。」是的這是原話

「加油!為榮耀而戰!」我激動了

p.s.其他像是評論電影藝人等等就不放了,那時只顧著笑OqO


於是就跑出這篇文啦//

明明決定一發完結的,但果然無法駕馭嚶嚶嚶……

大致上把這篇寫完就慢慢跑去敲才敲到一半的進擊和鬼徹了,避免挖坑QQ

之後其他角色也會陸續登場這樣,下次見OwO//

评论(3)
热度(8)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