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鬼白】莓

注意:

1.過保鮮期很久的情人節賀文。

2.應該不會被屏蔽吧<<<

3.嗯,對,不是TBC,沒囉(#


《莓》

 

 

00.

 

  甫一進屋,撲鼻而來的沁甜果香讓鬼灯有些微愣,將脫下的皮鞋放到玄關旁的鞋櫃內,公事包與西裝外套放在沙發上後,面色不改的他才往香味越發濃烈的廚房走去。

  ——甘甜的草莓味。

 

01.

 

  鬆握著紅豔的莓果舉在胸前,右手拿著水果刀一刀一刀小心翼翼地削掉過熟的部分,莓汁和果香一起沿著指尖滴落到水槽綻放朵朵破碎的小水花。

  鬼灯沉默地看著專心處理手上工作的白澤——左耳耳鬢旁的頭髮被塞至耳後,因微低著頭而露出的白皙後頸,眼角上勾的桃花眼瞇細幾分,慵懶又帶些認真……他無聲看著,直到那雙眼眼底映出了自己。

  「今天這麼早?」

  「在弄什麼?」

 

  「不要無視我的問題啊……這是前幾天小妲己寄來的,擱著擱著差點就全忘了,好險把熟爛的地方切掉還能吃,雖然有點可惜呢,喏。」工作終於告一段落,白澤動了動長時間維持同樣姿勢、早已發痠的脖子,邊說著邊拿碗裡一顆切好的草莓塞給鬼灯。

  「廢話。」回應完白澤前面的問題,鬼灯張口吃下遞到面前的草莓,舔去嘴角上的莓汁,「直接吃不好?」

  「唔……估計會有酒味,但可能已經滋生細菌了,所以還是去掉比較好。」略微垂下眸,舌尖輕舔殘留在指尖的果液。

 

  望著對方毫無自覺的舉止,鬼灯輕聲嘆氣,說道:

  「還真浪費呢。」

 

02.

 

  雙手從背後環住對方的細腰,溫熱的鼻息灑在裸露出來的脖頸上,輕咬著耳廓與耳垂上的軟肉,犬齒在同個地方持續撕磨著。

  「哼——晚餐會來不及喔?」感覺到被牙齒磨紅的地方變得又熱又敏感,卻又無法避開鬼灯不斷啃咬的嘴,白澤只好無奈地又拿一顆草莓餵過去。

  「到時候再說。」將草莓連同細長的手指含進口中,扣住腹部的手伸進上衣裡,往上撫摸胸膛,帶有薄繭的指腹刻意擦過胸前的紅纓。

  聞言,白澤索性拍下在衣內胡來的手,轉過身對鬼灯挑了挑眉梢,勾起的唇角扯出曖昧意味的笑容,「後果自負。」

  望著逐漸湊近而放大的臉,白澤果斷迎上去,貼上了那雙唇。

 

  左邊的乳尖早已被玩弄到挺立,只剩右半邊還孤孤單單渴求著觸摸,白澤瞇起眼,抬手按住鬼灯的後腦往自己胸口送,感受到濕濡的熱度,以及急遽加升的燥熱感。

  穿過白澤腋下的手往下探去那已經濕的一蹋糊塗的後穴,屈起食指,從皺褶處擠進乾澀的內裡,由一根逐一增加到兩根、三根,努力往裡擴張的同時都刻意擦過敏感的點,另一隻手則停留在褲襠上描繪著性器隆起的形狀,兩個人的呼吸都隨著動作慢慢急促起來,廚房也漸漸染上濃烈的情慾氛圍……

 

03.

 

  後來做完一輪的他們在浴室清洗時又做了一輪,最後,晚餐方面他們都決定訂外賣解決,而趴在沙發上裝死的白澤放任鬼灯對廚房出手,不打算干涉對方難得好心地弄幾道搭配外賣的小菜——雖然能不能吃是個問題。

  但當切片的醃漬桔汁櫻桃蘿蔔、與昨日自己趁著空閒做的義大利烤雞翅被端上客廳桌時,白澤還是著實感動了一下。

  「傻了?」

  即使被戀人一秒破壞了氣氛,他還是會熱淚盈眶……熱淚盈眶個屁!

  「感動呢?我的感動呢?把我的感動還來好不好親!」

  「垃圾桶,自己去。」

 

  嗯,情人節快樂。



END.


努力趕趕看,看今天能不能來個三、四更OxO

不接受事後談人生唷。

评论(5)
热度(15)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