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鬼灯の冷徹/加加白】未央 第七章 上

注意:

1.那個《織女》與《神使繪卷》パロ

2.埋怨昨天的自己為何要分心OqO

3.小過渡,總之、久等了!!!!


《未央》

  


  第七章 上

 

  當最後一節課的放學鐘聲響起,便能看見陸陸續續有學生衝向校門口,趕著與同樣搭乘專車的學生們展開一場搶奪座位的戰爭,為的是能夠在接連八節課的疲乏中,享受這從學校到車站這一小段車程的微小幸福。

  一方面,沒什麼時間壓力的學生則是緩步魚貫而出,有些加入了排隊的人龍之中,有些選擇與朋友沿著附近的商店街步行到車站也倒是愜意;還有些學生不願和乘坐專車的人擠,也沒有家長開車接送,更是嫌棄走路花費太多時間與體力,便轉身投入計程車的懷抱,在幾名同學羨慕的眼中揚長而去。

 

  『放學』這個詞對學生們來說不外乎就等於『解脫』二字,但對於在校門口維持秩序的糾察隊而言,卻是與違規學生展開攻防、名符其實的『戰場』。

  他們快、狠、準的攔住趁勢混入流動人群內打算避開糾察隊耳目的違反服儀的男學生,以及攔截由好同學好朋友好知己好麻吉團團圍住而差點忽略過去的制服混搭的女學生,一一遞上板子請對方寫下自己的姓名與班級。

  當然,有些使著小聰明的學生會等到糾察隊在既定時間收隊以後,才正大光明的步出校園,通行無阻。

  加加知看著那些零零散散離開的違規者,礙於已經收隊的因素,想衝上前去的心情也只能壓在心底,他只好默默記下對方的長相,期望未來有一天能抓到……更正,能登記到對方。

 

  摘下左邊別在袖子上的臂章,加加知便與糾察隊的學長姊、成員們道別,正準備朝著教學大樓邁出步伐的加加知卻倏地一頓,可不過幾秒,他便又像無事一般,然後,他索性朝著校門口走去——加加知差點又忘了自己今天沒有社團活動。

  說得更明白一點,便是養生研究社的放學固定活動時間,從上個星期開始算起,取消兩個禮拜,而今天是第九天。

  為什麼呢?因為身為社長的白澤有些要事必須辦理,於是學校予以准假。然而,先不說白澤是以怎樣的理由說服學校,重點是——需要特別請十四天左右的假來處理的重要事務是什麼?

  注視著車門在面前打開以後,加加知搭上公車,找了個靠窗的空位坐下,便開始回想起不久前的事情……

 

  好不容易平息了在茄子的國中危害學生的瘴以後,他們理應當是恢復往常只需要偶而打打瘴的平和校園生活才對,沒想到接踵而來的卻是更多的謎團。

  當時,依白澤所言,那聲音奪去了他一半的神力與記憶。因此,為了奪回神力,白澤來到現世的同時,也會幫忙原先在此地負責的神祇旗下的神使們分擔滅瘴的工作。

  但是上古神獸被取走的力量不可小覷,失去的力量恰巧使他無法完全消除瘴,頂多只能傷到瘴的分毫,對此——白澤決定收神使來彌補自己的不足。

  「雖然不是女孩子這點非常可惜,可付出部分神力的我,萬萬沒想到加加知的攻擊力是如此爆錶,根本意料之外!該說不愧是糾察隊隊員嗎?殺瘴的氣魄堪比抓違規學生的氣勢呢。」

  「請不要離題,說重點。」

 

  聞言,白澤撤去笑靨,周身是溫和的白光圈圈圍繞,他的頭頂上多了雙非人的獸角,如墨的短髮有粉色的牡丹及陪襯花朵的細緻飾品裝點著,右耳的銀耳環化成繫著銅錢的中國結耳墜,方才的便服在轉眼成了一身富有春天氣息的古風衣裳,左腕上的酡紅色玉珠散發溫暖的紅芒。

  他向上一躍,身子浮在半空中,白澤對著加加知他們微微傾身,啟口:「總之,最近我要回天界一趟,大概……一到兩個禮拜左右,我必須要告知我的老朋友一些事情,到時候會在和你們詳細說明。」

  留下含糊不清的交代,白澤遠遠的身影便消失在他們的眼中……

 

  拉回思緒,加加知起身看著窗外熟悉的景色,按下下車鈴,雙腳重新踩在地上,加加知拿出手機,無語地盯著毫無新訊息的螢幕桌面,輕嘆。

  ——將近十天多的沒消沒息,您可別讓我太習以為常,白澤學長。

  思及此,加加知不禁皺眉,他搖了搖頭,意圖將方才不符合自己性格的想法給驅逐出去。

  ——自己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手機簡訊提示音一響,加加知掃了一眼阿香傳來的訊息,右臉在瞬間浮現紅色神紋,他跳上隔壁樓房的屋頂,往有瘴現身的目的地邁步而出。

  「罷了,等白豚回來以後勢必要好好數落他一頓。」

 

  然而,從那之後過了半個月,白澤還沒有回來。

 

 

  加加知心情很差。

  差到連平時遊走在危險邊緣的學生們都變得安分,他們都曉得這位嚴厲的糾察隊隊員這幾天下來處在低氣壓狀態,招惹不得,於是都決定這幾天要低調的等待風雨平息。

  不僅如此,無法宣洩的怒氣更是在除瘴時發揮到極致,導致只要他出手的攻擊是一波比一波還要兇猛。

  見瘴被加加知輕鬆解決掉以後,唐瓜拍了下茄子的肩膀,「喂、茄子。」

 

  「唐瓜?怎麼了?」發現好友叫住自己,茄子收起巨型的水彩筆,右手腕上的紫紋也一同消失不見。

  「加加知學長是不是比平常還要……呃,暴躁?」與茄子咬起耳朵的同時,唐瓜不免回想起方才足以媲美兇殺現場的暴力畫面。

  「沒辦法啊,白澤學長說的兩個禮拜已經過去半個月了,又聯絡不到他……明明說好星期日要教我畫貓好好的。」語畢,茄子沮喪的垮下肩膀,深深嘆了口氣,一臉扼腕。

  「那不是重點!真是的!我們該討論的是——白澤學長為什麼沒在他約定的時間內回來,卻已經將近一個月失去聯繫,而、不、是、貓、好、好!」說到後來唐瓜怒而用食指戳起茄子的額頭,最後六個字咬字咬得用力,還特別放大音量強調。

 

  雙手摀住被戳紅還發疼的額頭,茄子鼓起腮幫子,說:

  「痛痛痛……唐瓜你不要這麼大聲啦,等等加加知學長聽到怎麼辦?」

  唐瓜一聽,立刻轉頭看向正蹙眉死盯著手機的加加知,樣子似乎沒怎麼在注意他們這邊,唐瓜大大鬆了一口氣,剛剛一瞬由心底湧起的惡寒也立刻退去。

  「都、都是你啦!」

  「可是目前為止最引人注目的是唐瓜你自己啊……」

  「喂。」

  「『在!』」背後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兩人馬上齊刷刷回應,以及如臨大敵般地轉身望向不知不覺站在一旁的加加知。

 

  見狀,加加知挑起眉,瞇細那雙似蛇的眼睛,沉默注視此時此刻正膽戰心驚、不自覺憋起氣來的兩人。

  ——好恐怖!

  「阿香家。」

  「是!對不……咦?」

  「阿香說或許有能聯絡到白豚的方法,要我們回學校一趟。」眼看兩人一副困惑的樣子,加加知只好把話重新解釋一遍,並接續道:「走吧,別讓阿香久等了。」

 

  在轉乘兩趟公車再換步行十分鐘後,加加知一行人在學校外的巷子口便遠遠看到青髮少女佇立在校門前面——一頭青色長髮綁成高高的馬尾,擦了唇蜜的嘴唇微微抿著,米白色的無袖連身洋裝襯出不同於校服的氣質。

  而像是注意到他們的目光,阿香回過頭,略微皺著眉,露出有些抱歉的微笑,道:「不好意思,難得的假日……」

  「沒、沒關係的!而且阿香學姊很漂亮呢!」

  「小唐瓜謝謝。」

 

  「是說阿香你在電話裡提到的是?」見話題可能偏離重心,加加知趕忙詢問阿香。

  「事實上,我因為有東西忘在社團教室,今天便回學校一趟,然後我從白澤大人常坐的位子抽屜找到了這個。」說完,阿香從側肩包裡拿出一本黑色的手帳,把它交給加加知,「我認為裡面可能有線索。」

  接過阿香遞過來的手帳,加加知在三雙視線的凝視下慢慢翻開來……

 

  所有人都屏氣斂息,四周彷彿只剩下紙張翻面的聲音,裡頭有的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有的是隨手繪下、莫名其妙的疑似鬼畫符的玩意,還有最一開始來到人間的紀錄。

  翻閱的手頓了下,加加知瞇起眼,仔細閱讀起某一頁的內容。

  「這個是……」

 

 

  『星期六的下午五點四十五分。』

  『天界只要無事,他就會在車站前的商店街。』

  『P.S不是我要說——不要總是若無其事地霸佔鯛魚燒店外坐有麻雀造型吉祥物的椅子啊!!!』

  加加知把本子內的發現告訴了在場的三人,途中他一直抬手確認手腕上的手錶顯示的時間,直到一聲沒有刻意掩飾的笑聲才讓加加知發覺每個人都帶著深深的笑意望著自己。

 

  「我……」

  「星期六、下午五點四十五分、車站前的商店街!」左手握拳拍在右手掌心上,唐瓜說道。

  「還有三十多分,這時間可以搭綠線的公車,事不宜遲。」伸出食指,阿香不忘提醒著搭往車站的公車時刻。

  然後,加加知感覺到衣角有被拉扯的小小力道,他轉頭瞧向茄子,聽見茄子這麼對自己說:

  「加加知學長,真是太好了呢!」

 

  「呵……那麼,出發吧。」

  ——連他都沒察覺到自己的唇角掛著淺顯的笑容。

  「輪白澤好好體會『被擔心』的心情了。」

 

  星期六的假日,還不到傍晚時間的站前商店街早已人滿為患,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群,營業的店家大排長龍,感情好、相互勾著手臂的姊妹淘談論著今年流行的時尚衣裝,雙雙對對的情侶逛遍每家商店好好享受難得的約會,父、母親利用閒暇與孩子在餐廳開開溫馨的家庭聚會,街上滿是歡笑,好不熱鬧。

  加加知他們找到了白澤在手帳裡所寫的鯛魚燒店,店門口的長椅子上坐著一隻頭戴粉色蝴蝶結、翅膀捧著鯛魚燒的吉祥物,可愛又呆呆的造型不斷吸引著路過群眾的目光。

 

  現在是下午五點四十三分,店裡的員工搬出了活動看板,看板上頭大致寫著特定時刻的折扣商品和口味。

  「似乎,還沒出現?」唐瓜兩手撐著下巴,百無聊賴地看著一位也是在等著買鯛魚燒的男孩子排在茄子的後面。

  當茄子抱著鯛魚燒回來時,時間也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地,離晚上六點只剩兩分鐘。

  「是不是臨時不打算來了呢……」阿香看向加加知,語氣頗為懊惱。

  「……」加加知不語,他盯著坐在店前長椅上的小孩子慢慢吃著剛買來還熱騰騰的鯛魚燒。

 

  到了六點整,加加知突然一聲不吭地走入人流之中,而唐瓜他們隨後也跟上去。

  「怎麼了?加加知學長?」

  「是他。」一邊避開迎面而來的人群,加加知一邊回答身後的茄子,但他的視線不敢移開目標一絲一毫。

  「什麼?」

  「……我等會再解釋,先走了!」眼看著忽然消失在轉角的目標,加加知果斷邁開步伐,不理背後的驚呼,他稍微運用些微的神力來短暫提升眼睛的感官能力,一股腦兒地追上去。

 

  他想起不小心忽略過去的線索,起初並無特別在意——在四十三分出現的男孩子。

  後來到了手帳上面所寫的時間,那孩子獨自安安靜靜坐在長椅上,直至六點整離開之後,他才想通他們所要找尋的對象就是那孩子!

  「嘁、被他知道可是會抬不起頭來啊,加加知。」思於此,加加知不住咋舌,然而在確定周圍已無人煙後,他便大方釋放神力出來,轉眼間紅紋爬滿大半右臉,奇異的花紋從眼尾繪至嘴角,散發狂艷的紅芒。

  扔出果實張開結界,加加知跳上巷弄店家的遮雨棚,超過追逐對象的一些距離便躍下檔在面前。

 

  加加知喚出武士刀直指陰影處的對方,說:「有事需要問你,可不能再讓你繼續往前下去。」

  「……如他所說,果真是狂妄的神使,但——」話拉長,在剎那光芒乍現,不起眼的黑色波浪短髮換上了豔麗的紅,眼角與眼部下方浮現深紅色妝紋,日常普通的衣物在光輝照耀下成了古風的衣裳。

 

  「——吾為神獸鳳凰,改改你的態度吧,人類。」

 

TBC.


簡直是在睡覺前狂爆手速的感腳……

天啊,我更新了!我終於寫到鳳凰登場了嚶嚶嚶QAQQ

是說這篇也快完結了,雖然還有七下+八上+八下+九。

還有完結後的番外!!!((居然

總之!

謝謝靈感大神!

謝謝還在追這篇的大家!

我要去睡了!晚安!((告非

评论(8)
热度(11)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