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全職高手/周葉】社長與社員之間的特別關照方式 上

注意:

1.學園パロ,分上下。

2.OOC可能,私設有。

3.明明還在復健,卻不小心爆了字數。


《社長與社員之間的特別關照方式》

 

 

00.

 

  周澤楷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同學騙進206教室的。

  雖然事後得到的解釋是「幫忙拉人,帶你參觀」,但周澤楷心裡其實頗不以為然的,就算現在他沒有接受其他社團的邀約,未來也不代表他會選擇加入任一社團,畢竟這本就並非強制性,又何況周澤楷不喜歡受到過多關注,尤其又是固定且長時間在一個小小的教室內。

  不願意歸不願意,周澤楷還是給足面子的保持微笑,順便一併觀察室內的情況。

  教室內有好幾張桌子組合成的一個大桌,以及接近角落處排成形似風車狀、鋪上綠色桌布的桌子——當然他沒有忽略掉散落在桌面上的麻將牌。

 


01.

 

  學校是嚴格禁止學生打麻將的。

  學校嚴格禁止學生打麻將。

  學校禁止打麻將……

 

  周澤楷有些風中凌亂,他慌忙轉頭試圖和同學求解,然而對方老早就扔下他投奔到正準備開新局的德州撲克的懷抱去了,留下他一人手足無措地在待下去及馬上離開這兩者之間猶豫不定。

  「這不是學弟嗎?」

  興許是注意到站在門前顯得十分突兀的自己,周澤楷抬頭看向說話的人,禮貌性的點頭,又補上一句:「學長好。」

  「什麼什麼什麼?是新加入的社員嗎?副社長你認識他?是學弟?我怎麼沒印象?」

  「幫忙系上面試的時候見到過,少天是負責第二天應該不知道,至於是不是新社員這點就……」

  見話題投向自己,周澤楷覺得這是個說明緣由的好機會,正要開口誰知後方的門冷不防的打開。

  「我來晚了……臥槽你們這是已經開始了?都不等哥的嗎?」來者一見臨時拼成的麻將桌已然坐滿,並且已經在行牌過程,一臉愕惋。

 

  「本來是缺你的,後來少天補上了。」

  「老葉這沒你位子!凡事講求先來後到,去去去,德州撲克那邊可是從不嫌多一、兩個人的!」

  「少天大大是沒看見桌子上的煙盒,還敢跟哥談先來後到?」

  「社長這你就錯了,別忘了我可是機會主義者,從你鬆懈以為你佔到位子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會失去打麻將的機會!」語畢,伸手準備吃上家的副社長扔出的二條,卻被對面的人碰牌,讓黃少天忍不住罵了聲操。

  「葉修,你就先去那玩一輪,反正張新傑只玩到這局結束。」將手中的對子湊成刻子放在牌前,再丟出一張一萬後,王杰希便默默補上一句。

  「行,你們好好玩,我先去那邊虐菜。」趁機嘲笑完黃少天的葉修擺擺手,然後視線往旁一看,「學弟,你是要站到什麼時候?不玩牌?」

 

  「我不……」

  「不會玩沒關係,社長教你。」

  我不是來玩牌的——這幾個字還未來得及說完,他便被姍姍來遲的社長拉到另一桌玩牌去了。

  甚至連給他解釋的機會也沒有。

 


02.

 

  被迫聽了一回德州撲克的規則後,因為是初學者而理所當然避開成為莊家、下大小盲注的周澤楷此時坐在牌桌前,兩眼盯著手上由身兼玩家與發牌員的葉修發下來的兩張底牌,梅花7和黑桃9。

  翻牌前已經有幾人都陸續跟注,葉修倒是十分大氣的手一揮,直接蓋牌,換來除了周澤楷之外的所有玩家的噓聲。

  「一手爛牌,哥又不是肖時欽。」身子慵懶的靠上椅背,葉修很是坦然的承認牌運差。

  輪到周澤楷行動,他也放上籌碼跟著下注,首輪下注結束,牌面上的公牌翻開則是菱形K、梅花J以及紅心2。

 

  「加注!」

  一見又多了兩個籌碼,多少有幾位放棄跟注、蓋上了牌,場上只剩下周澤楷和方才加注的方銳。

  持續關注戰局的葉修不高興了,披頭就對著方銳喝斥道:「方銳大大要不要臉!何必這樣欺負新手?」

  「社長大人冤枉啊!我只是想讓他早點熟悉!遊戲有點起伏才有辦法學習不是嗎!」方銳睜大眼睛,模樣特別無辜。

  「呵,那最好不要是反效果,害人家下次不敢來這玩牌!」

  ——我從頭到尾都沒說要入社,哪來的下次……

  周澤楷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不蓋牌,也跟著下注,只是又多加兩個籌碼,方銳也只好硬著頭皮補上缺少的數量。

  「喲,這氣勢我欣賞!」

 

  第四張公用牌是紅心Q。

  「再加!來不來!」

  「不加。」周澤楷不領情,果斷選擇Flod。

  此舉卻讓方銳欲哭無淚了,「這時候不是應該再拼的嗎?社長!這個人全程笑著打牌夠不科學了,沒想到這更不科學!」

  全程沒有自覺是微笑打牌的周澤楷一聽,耳朵便紅了上來。

  「我又不是當事人我要怎麼回答你?沒見我也是啞口無言嗎?還不快把贏得的籌碼收回去,下一局!」

 

  稍微抓到訣竅的周澤楷看著手上的底牌,他又瞥向一旁直接把牌蓋住棄局的葉修,決定同上局一樣保守的跟注。

  公牌翻開依序是菱形K、黑桃K、黑桃8。

  「加注。」周澤楷一鼓作氣加了三個籌碼。

  陸陸續續有人跟注或是蓋牌,第四張公牌一翻是梅花6。

  環視了還在場上的玩家後,他有些靦腆的把自己所有的籌碼全推向中央,小聲卻字字清楚的說:

  「All-in。」

 

  拿到紅心K與菱形10的周澤楷在那一局贏回了前一局的籌碼,之後也小贏了幾把,但在籌碼的數量上還是輸給後來逆轉的葉修。

  「小周資質挺不錯的,下次記得再來啊。」葉修叼著未點燃的菸,笑著和要離開的周澤楷說上幾句話後,便轉身跑去取代張新傑的位置搓起了麻將。

  周澤楷愣了愣,消化了一下剛才葉修給自己起的稱呼,又想了玩牌的過程,才笑著點頭。

  「嗯,會的。」


TBC. 

又是一個親身經歷,我就不詳細說明了,用心感受((ㄍ

很想寫的畫面因為爆字數只好放在下章了嗚嗚QHQ

评论(2)
热度(30)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