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RainyCity

這裡是喬,灣家,冷CP體質的無節操雜食黨,復健中不定期更新。
「水積降的重量將你推往深淵,離深淵多近彼此便離得越是遙遠,儘管未闔上的雙眼至今還能看見陽光折射,張開手攫取的泡沫依舊能感受到溫熱,但愛已然消逝不在。」
子博/原創相關:http://megcarnot.lofter.com/
子博/勇漫相關:http://niwakashuuu.lofter.com/

【全職高手/王葉】琴聲寄心

注意:

1.大概是古風パロ。

2.OOC可能,私設有,細節請無視。

3.只是給學妹安慰的小段子,雖然越寫越多(#


《琴聲寄心》

 

 

  手指一挑一勾,一首〈幽蘭〉自絃間鳴起,象徵大地的深沉散音為引,節奏緩慢,音色逐漸加入較大變化,比擬為人的按音與作為天的泛音交替彈奏,彷彿能聽見蘭花吟唱的香氣。

  末段絕大部分清雅的泛音奏出了明朗,不因不被重用而頹喪,高潔的品格聲微卻志遠。

  「雅樂七聲音階嗎?」從牆翻越而入,理順衣物繁雜的皺折,叼著煙管,一屁股坐在彈琴人的身邊。

  「再彈幾首聽聽唄,讓哥驗收一下大眼的彈琴水準。」

  挑起一邊眉,雙手隨意撥弄琴絃,左手一觸及起,右手配合撥絃,輕越的琴音溢出指尖,「〈鳳求凰〉?」

 

  短暫的琴聲中伴隨著咳嗽聲。

  「……咳!哥想到老闆娘臨時有事交代、我走了!」

  「葉修。」

  「何事?」回頭看向輕喚了自己名字的對方,那人唇角微彎,雙手輕覆在春雷琴的琴面上,不過須臾,琴音聲起。

 

  流亮的音節清新明快,時而旖旎綿邈,時而熱烈奔放,曲中帶著深摯情感,和著聽者的心纏綿。

  ——還真是、好一首〈鳳求凰〉……

  食指搔著臉蛋,無奈的眼中盡是投射給對方的情意。

 

  會認識葉修其實是他十五歲時的事,可以說他們是在因緣際會之下認識的。

  王杰希是跟著琴聲來到這片幽靜之處。

  之前,任弱冠的少年如何問,都無人能回答那渾圓的音色是從何而來。

  ——因琴音只有自己能聽見。

 

  趁著父母注意都被年幼的弟妹吸引,他一個人去尋找琴聲的源頭。

  然後,王杰希便發現在交雜的枝葉樹影中盤腿而坐的人,那人背對,穿著如此隨意,卻有一雙白淨細緻且不比女子遜色的手正靈巧彈奏著置於腿上的木製樂器。

  王杰希曉得那是七絃琴,撫著伯牙最後祭悼知音子期的一曲〈流水〉,他曾聽對家的少年嚷嚷著要隔壁人家的小少爺彈上一遍,那張嘴連同〈高山〉一起吵得習藥的他不得閑靜。

  突兀的一聲宮音拉回他飄遠的思緒,王杰希看見原先撥弄琴絃的手早已停下輕覆在琴面上,而那人微微側頭,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掛在嘴角,那人說:「想聽就出來唄,哥知道你躲在後面。」

 

  王杰希得知對方叫葉修,是為了悼念一位好友才在這彈琴,過癮後就把琴留在此地任風雨侵襲——原本是這麼打算的。

  「能有此際遇也是種機緣,要不和哥學一手吧,嗯?」

  後來,他一邊聽葉修說著與好友闖蕩江湖驚心動魄的冒險歷程,一邊研究點出泛音的時機。

 

  少年的手還算是細嫩,拇指指腹和指甲的邊緣摩擦著琴絃不出一段時間便容易生痛,奈何要奏出正確的音律指腹必須是會感受到疼痛的,不然整首曲子的音色會有些微的走調,聽來便顯得不夠清脆。

  「大眼,還行吧?」

  「……嗯。」

  倔強的少年略一蹙眉,左手食指摩搓著發著疼痛熱意的拇指,後又撫上絃線,重複練習著〈仙翁操〉,讓曲中的按音能更加流暢和諧。

 

  日復一日,王杰希的琴藝在葉修的教導下越發精湛,一首琴曲也能依著自己的意增添新的元素與技巧。

  在他十八歲那年,葉修送他一床琴徽、琴軫、琴足均為玉製的連珠式古琴,七顆琴軫上刻有篆字,琴面䯱黑漆有斷紋,長方形的鳳沼,圓形的龍池用草書刻寫著綠字『春雷』,下方的印文已然剝蝕不清。

  指尖輕撫過龍池左右的隸書刻字,葉修啟口:「『其聲沈以雄,其韻和以沖』,『誰其識之出爨中』……這把唐朝雷氏所造的春雷琴就予你了。」

  從葉修手上接過春雷琴,王杰希感覺著手裡的琴身沉沉,就像那人在心裡的重量,烙印於身。


END.


起初剛好學妹在求安慰,然後我腦子也剛好有洞,況且最近琴棋美學課在學古琴於是就用手機碼出來,就是前面王隊彈琴的片段。

而後面十五歲那裡,則是我很care之前沒寫到的設定+在今天也是學古琴所以自個兒補出來的Orzzz

回宿舍整理發現有到1000字想說就發出來混更這樣((喂

真的不要太在意細節,初學者都是靠網路找來和老師提到的資料,請不要噴彈個仙翁操且找不到泛音怎麼彈出來快崩潰的我QHQQQ

另外,中途差點歡脫要寫葉修帶著王隊去闖蕩江湖的故事,好險後來拉回來,但這真沒後續了,王葉大概也就寫這一次吧?總之別求。

评论
热度(20)

© 雨都RainyCity | Powered by LOFTER